详细描述

纵使和沈清辞成亲六年,那个女人都从未这般唤他,能这娇柔唤出口的,只有清雅公主。“你来干什么?”因着酒意,柳云戟语气冷淡了不少。清雅连着暗自深呼吸调节情绪,一个死人而已,自己没有必要为此生气。“夫君,近日星辞阁冷清得很,清雅睡不好,想夫君想得要紧,可是你都不来看我……”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可怜兮兮的委屈。

她的将军,护着的始终是别人(沈清辞柳云戟)精彩章节

清雅听闻柳云戟整日整夜都在梧桐苑中不出来,寻得时间来看他,却没想到自己刚踏出院子,听到的却是他朝自己喊那个女人的名字。

她捏紧了手中的帕子,脸色差点没能控制的住地扭曲。

听到清雅的声音,柳云戟眼前一黑,就好像被迎头给了一闷棍,顿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回过神。

纵使和沈清辞成亲六年,那个女人都从未这般唤他,能这娇柔唤出口的,只有清雅公主。

“你来干什么?”因着酒意,柳云戟语气冷淡了不少。

清雅连着暗自深呼吸调节情绪,一个死人而已,自己没有必要为此生气。

“夫君,近日星辞阁冷清得很,清雅睡不好,想夫君想得要紧,可是你都不来看我……”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可怜兮兮的委屈。

“明日便命府里的大夫给你备些安神助眠药,你且回去歇着,不要乱走。”柳云戟不想在这里看到她,尤其是此刻。

这是属于他和沈清辞的地方,不应该有别的女人出现。

曾经沈清辞不愿意让清雅前来,亦不曾喝过她敬的过门茶,那柳云戟更不能在这时候让清雅在此久留。

“夫君,清雅需要的不是助眠药,而是你啊……”清雅错愕看着他,眼底满是不敢置信。

纵使曾经柳云戟对自己只有妹妹之情,可在她大胆表露心声后,他们的关系明明已经有了质的进步。

只要她撒撒娇,他都会对自己百依百顺,更是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每时每刻陪在自己身边。

可现在,自己因为他而失眠,他却要自己服药来解决?

“云戟哥哥,你是不是因为沈清辞的死还在怪罪我?”她忍着眼眶中的雾气,倔强问道。

听到那个刺耳的死字,柳云戟太阳穴的青筋突了突。

“她没死,你莫要乱说……”他实在不想因为这个事情而跟清雅闹。

清雅的情绪决堤,忍不住吼道:“明明就已经死了好几个辞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愿面对现实!沈清辞已经坠崖死了,尸骨无存,你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

啪——

柳云戟一掌狠狠甩向清雅,随即抬手死死掐住她的颈脖。

“休得胡言,她没死!”他已然被刺激到失控。

清雅被颈脖上的那道凶狠的猛力束缚得无法呼吸,只能泪眼摩挲地看着眼前疯狂的男人。

待看清这个女人涨红的脸还有透着恐慌的眼神,柳云戟迅猛回了神,松开了手。

“对不起……”他无法解释自己因为沈清辞一事而有多崩溃,更是不知如何解释自己对她的冒然动手。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