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前台:“……好的王总。”是错觉吗,她好像从王总的语气中听出了一股杀气。

两位霸总的修罗场精彩试读

  最后,王榛还是没能吃上晚饭。

  

  白娇娇很抱歉地告诉他,自己已经和酒吧的前同事们有约了,晚上要一起出去小聚。不过她表示,如果王总愿意的话,她很欢迎王榛加入她们的小姐妹情感聚会,共同探讨报复渣男的一百种方法。

  

  王榛:“……那还是算了吧。”

  

  白忙活一下午的总裁大人郁闷地回到办公室,倒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这一觉就睡到了将近十点,醒来时,万家灯火在夜幕下熠熠闪光,川流不息的车辆如一条条光带,交织成城市的脉络。

  

  王榛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如此震撼的美景,眉眼却显露出了几分怠倦。

  

  每当看到这样的景色,就意味着加班、会议以及办公室的不眠夜,久而久之,就算是再美的画面,也只能让人满心疲惫。

  

  他见识过上流社会的奢靡,也体会过一掷千金的快意,人生经历精彩的可以都快写一本百万字起步的自传了。但聚会总有结束的时刻,人群散去后,他还是孤身一人。

  

  王榛经常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去员工家里探望,看到他们几代同堂其乐融融的模样,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他父母早逝,从小被爷爷摆摊拉扯长大,贫穷这个词伴随了他整个少年时代。

  

  犹记得高中那会儿,班上有个家世很好的男生父母给学校捐了一台全息舱,他实在心痒,就趁放学的时候偷偷进去玩了一次,结果出来后舱门就关不上了。

  

  当时全息舱刚刚问世,价格高的能上天,就算卖了他也赔不起。

  

  这事儿对于高中时期一分钱掰两半花的王榛来说不亚于天崩地裂,他不敢自首,只能一面打工赚钱一面准备高考,焦虑到好长时间都睡不着觉。胆战心惊了一学期,最后毕业的时候才知道,学校本来是打算彻查的,结果那个家里很有钱的男生自掏腰包,把这事儿了了。

  

  王榛后来回母校捐款的时候还特意问过他的现状,似乎是继承了家业,出国经商去了。具体的,老师们也不太清楚。

  

  不过单这一件事情,王榛就能感谢他一辈子。

  

  没有穷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那种关键时刻无能为力的自卑感。

  

  小精灵小心翼翼地问他:“亲亲,你还好吧?”

  

  王榛叹了一口气,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表面上淡定冷脸,实则心里早就委屈的不行了。

  

  他这人什么苦都能吃,就是不能饿,一饿就觉得人间不值得。而且还嘴挑,就算穷到吃土也改不了这臭毛病。

  

  “你说说,我这是何苦呢,竹篮打水一场空。”他垮着脸,饿的眼冒绿光,“我好想吃墨西哥菜啊!哪怕和秦傲天那家伙一起吃我也无所谓,我现在真的要饿死了,饿的简直能吞下——”

  

  王榛的视线一转,盯上了小精灵背后的那两双大扑棱翅膀。

  

  ……好像鸡翅膀啊。

  

  他呲溜一声咽了下口水,眼神悠远地想。

  

  小精灵立刻惊恐地抱住了自己:“亲亲,你冷静!冷静一下!如果饿的话,去楼下的食堂吃不就好了吗?我一点儿都不好吃的!”

  

  “我讨厌食堂。”王榛果断道。

  

  但他实在是太饿了,饿到连出去觅食都没力气,只能给还在兢兢业业加班的程秘书打了个电话,让她打点饭送上来。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