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陈建华也觉得王玲冒失了,看王玲快哭了,劝道:“元景的话虽重了点,但也没错,不过就是个道个歉的事。”“哇,”王玲竟一下子哭出了声,“姜同志,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哇……”哭得好不伤心。陈建华尴尬得直挠头,江淮对元景和马丽丽都露出指责的目光,牛国柱又想取出烟杆,这是取还是不取?娇滴滴的小姑娘最让他头痛。姜青山回过了头,却不是看王玲的,而是看元景的,朝他微颔了下头,然后说:“没关系,习惯了。”

快穿之拒做炮灰(元景)精彩章节

元景淡淡地说:“伟人教导我们要勇于承认错误,你该为你的冒失向姜同志道个歉,而不是逃避。”

江淮一如记忆里想要为王玲辩解,只是这回还没来得开口,而且元景说出的道理很对,让他无法辩驳。

陈建华也觉得王玲冒失了,看王玲快哭了,劝道:“元景的话虽重了点,但也没错,不过就是个道个歉的事。”

“哇,”王玲竟一下子哭出了声,“姜同志,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哇……”哭得好不伤心。

陈建华尴尬得直挠头,江淮对元景和马丽丽都露出指责的目光,牛国柱又想取出烟杆,这是取还是不取?娇滴滴的小姑娘最让他头痛。

姜青山回过了头,却不是看王玲的,而是看元景的,朝他微颔了下头,然后说:“没关系,习惯了。”

一句习惯了,让陈建华刚对王玲生出的怜惜心又缩了回去,是经常被人嘲笑瘸子才会说出习惯了这样的话吧,这时候要是替王玲说话,该多伤姜同志的心啊,姜同志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不代表不会受伤啊。

元景也朝姜青山点了点头,两人就继续走路。

元景稍稍关注了下姜青山,发现他不愧是部队里出来的,行走之间可以看到肌肉的起伏,很有力量感,再看看自己,白斩鸡一样的书生,跟末世里的自己差不多。

只是那时自己有毒系异能护身,现在则是真的弱,看来到了地方他得把身手练起来,这样弱的身体让他很不习惯,再说原身是被野猪撞死的,难保自己避过了那场死劫不会再碰上野猪下山,或是其他危机。

马丽丽对着王玲撇撇嘴,十分看不上她的做法,只剩下江淮一人掏出干净的手帕替过去温言相劝,两人渐渐落到后面,哭声是止住了,没过多久,传来笑声,不知江淮说了什么,将王玲逗笑了。

陈建华挠挠脑袋,继续跟牛国柱说话,他很现实,到了,肯定要跟当地人打好关系,融入进去才能更好地过日子。

出了县城,就是崎岖的山路,没撑到半个小时,王玲就支撑不住了,叫脚疼,江淮一看牛车离他们快五百米距离了,当然这还是牛国柱他们特意放慢速度照顾这些知青的缘故,江淮扶她在路边的石头上坐下:“王同志你先坐着,我去叫停前面的牛车,让你坐牛车。”

王玲虚弱的笑笑:“谢谢你江同志,给你们添麻烦了。”

江淮笑着说没事,就大步追赶牛车,叫住牛车在牛国柱回头看时,他提了自己的主张,并指着后面的王玲说:“这样下去可不行,王同志第一次走这样的山路,不太习惯,以后习惯了就会好的。”

“真娇气。”马丽丽嘀咕了一句,不过声音足够让江淮听到了,只是他也当没听到。

原本有个女知青同行,马丽丽挺高兴的,但很快就知道,她跟王玲不是一路人,怎么看都不看不顺眼。

牛国柱叹口气道:“行啊,你们赶紧来,我们得在天黑前赶回村里,否则这山路上可不安全。”

马丽丽顿时怕了,往两边瞧瞧:“这山里不会有狼啊熊啊之类的勐兽吧?”

“哈哈,狼是没有的,最多能听到狼叫声,不过野猪啊之类的就不能保证了。”牛国柱笑道。

马丽丽更怕了,她虽然看上去比王玲坚强多了,可有几个女孩子不怕狼的?只感觉头皮发麻,叫后面的王玲快点,别扯他们的后腿。

赶到的王玲一脸委曲地爬上牛车,不过牛车能有多干净,那嫌弃的模样牛国柱看得摇摇头,吆喝一声就继续赶牛车,王玲还没坐稳牛车就动起来,差点一头栽进那些行李里,尖叫一声抓住了行李才稳住身形。

牛国柱回头看了一眼,说:“小同志得尽快适应咱们农村的生活才行啊,以后村里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这牛车了,别说人已经坐在上面,就是没坐上去,也能跟着牛车跳上去。”

王玲听得快哭了,江淮有些气恼牛国柱的态度,可没办法对方是支书,以后他们得在牛国柱的手下做事,只得赔笑脸说:“牛大叔,我们会适应的,得给我们一点时间。”

牛国柱笑笑没再说什么,元景抬头看了眼,记忆里的原身根本没关注这一幕,现在元景却觉得,老支书就是故意来这么一出的,是给自己的外甥报仇的吧,谁让王玲用那样大惊小怪的语气说他外甥是瘸子的。

第一次坐牛车又是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那滋味绝对不好受的。

又半个小时过去,王玲的脸色没见一点好转,还是那样苍白,而且也顾不得牛车脏,整个人趴在行李上了。

丽也想到牛车上歇歇脚,可看到王玲这模样还是算了,继续坚持下去吧,她是做好了来农村吃苦头的心理准备的。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