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尹清美眸微眯,看着不断用手绢拭泪的尹羽柔,心里只觉得一阵恶寒。刚才这尹羽柔一个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现在却在众人面前装起了柔弱,不给她颁发一个影后标签,还真对不起她这一出表演。“柔儿……”百枝将尹羽柔揽入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抚一边哭泣道:“是娘没用,不能成为明媒正娶的大夫人,让你受委屈了。”“不、不委屈,是女儿不好,连累到了母亲……”

废柴嫡女要虐渣小说精彩试读

见南宫轩气得脸色发青,尹平阳不悦的瞪了尹清一眼,厉声呵斥道:“放肆!怎么和五皇子说话的?赶紧跪下道歉!”

“姐姐这脾气也真是的,就算五皇子说你,你也不应该顶嘴啊!难道你不知道尊卑有别吗?”

尹羽柔撅着小嘴,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心里却乐开了花。

现下尹清不知死活的说五皇子,她在其中周旋,岂不是更能凸出她尹羽柔是个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

尹清皱了皱眉,一脸茫然的看着尹平阳:“我这是在夸五皇子心地纯良呢!父亲让我道歉做什么?难不成您认为五皇子心地不善良?还有妹妹,再用尊卑有别这个词的时候,能不能先看看你自己?”

说道这里,尹清的神色瞬间一凝:“你一个庶女,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闻言,尹平阳、南宫轩都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而此刻,南宫轩看尹平阳和尹羽柔的眼神也变了几分。

虽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尹清知道,这位五皇子对尹平阳和尹羽柔有些不满了。

然而尹羽柔还不知道收敛,听了尹清最后一句话后,居然发出小声的啜泣声。

尹清美眸微眯,看着不断用手绢拭泪的尹羽柔,心里只觉得一阵恶寒。

刚才这尹羽柔一个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现在却在众人面前装起了柔弱,不给她颁发一个影后标签,还真对不起她这一出表演。

“柔儿……”百枝将尹羽柔揽入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安抚一边哭泣道:“是娘没用,不能成为明媒正娶的大夫人,让你受委屈了。”

“不、不委屈,是女儿不好,连累到了母亲……”

尹清看着这对抱在一起哭哭啼啼的的母女,只觉得恶心至极,别开脸,看都不想看这两个女人。

不过似乎男人都喜欢这种白莲类型,一旁的尹平阳见状顿时就怒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冲尹清吼道:“死丫头,怎么和你母亲说话的?还不跪下!”

“母亲?”尹清挑挑眉:“敢问尹家主,她对我有十月怀胎的艰辛吗?有分娩时的疼痛吗?有被你八抬大轿请如府邸吗?有将我当做亲生女儿吗?”

尹清一连几个“有”,直接将尹平阳问懵了。

一旁的南宫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冷笑一声嘲讽地说道:“没将你当女儿,你能一个人长这么大?”

尹清听到这话顿时就笑了,眉眼弯弯,那双美眸带着点点星光,给绝色的容颜增添了几分活力,让人移不开眼。

“五皇子,不知您是眼瞎还是嗅觉出了问题?”

“你……”

不等南宫轩继续开口,尹清已经先一步继续道:“请问您见过哪个母亲养女儿,会让自己女儿住在这种破旧小院儿里?用的桌椅都是瘸腿的,茶具也没个全套的,难道您没闻见这屋子里的霉味?又或者是空气中的穷酸味儿吗?”

“……”

南宫轩是真的想帮百枝说话的,只是一开口,他就发现自己办了一件错误的事情。

尹清笑吟吟的看着南宫轩,原本想着今天用污蔑的事情将百枝母女拉下水,却没想到这五皇子送了她一个意外之喜,既然如此,她不收岂不是浪费了他一片心意?

百枝全身僵硬到了极致,一双包含泪水的眼睛望向尹平阳,希望他能够替她说几句,然而尹平阳此刻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铁青来形容了,他的那双虎目死死的盯着百枝,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百枝,我让你管理府中后院的大小事,你就是这般对待清儿的?”

“老爷,我……”

“闭嘴!”百枝原本想解释,只是刚开口就被尹平阳厉声呵斥住了。

百枝只能委屈巴巴的低头不语,心里却将尹清恨得要死,也不知道这小贱人怎么一回事,昨天对上她的时候还一副胆怯的模样,今天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她闹不明白,一个胆怯的人怎么会一夜之间性情大变?脸还是昨天看见的那张脸,但是周身盛气凌人的气势却完全不是以往的尹清拥有的。

不仅她疑惑,一旁坐着的南宫轩也很疑惑,以前的草包废物,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般能言善辩了?最让人疑惑的是这女人身上居然感应不到玄力的存在。

没有玄力,又为什么一掌将一个二星玄者给打倒,到现在都没有爬起来?

南宫轩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有很多秘密瞒着他们,看着尹清眼底的讥讽忍不住皱了皱眉。

尹平阳酷爱面子,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他对这个女儿不上心,觉得她就是家里的耻辱。但是知道归知道,被人当场说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被尹清这么一说,尹平阳此刻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眼神犀利的扫了她一眼:“尹清,就算这屋子破烂,那也是因为你之前犯下了错,父亲罚你在此处关禁闭,现下你是不服气吗?”

尹清皱了皱眉,尹平阳这是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呢?不过她既然已经打算用这次机会,那么就不会就此罢休。

“哦,只是我不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一关就是十几年。”

此话一出,尹平阳那眼神恨不得撕了尹清,他都那样说了,这死丫头就不能顺从一点啊?

尹清不给尹平阳台阶下,他的脸面立刻就绷不住了,好在这里还有一个“贤良淑德”的百枝,她一个劲的冲尹清使眼色,嘴上却说道。

“是,清儿,当年你犯了一些错被罚在这里,倒是我这个做母亲的疏忽了,回头我就将你的院子修正一番,清儿不可再怪罪你爹爹了。”

尹清挑挑眉,她还真没有想到百枝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看似自责,实际上就是隐隐说她尹清的不懂事。

真的是可笑,百枝想要遮掩事实,尹清又怎么可能如她所愿。

尹清当即给尹平阳欠欠身。突然变得毕恭毕敬的模样顿时让尹平阳和百枝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未来得及等他们开口,尹清已经先一步笑道。

“原来是掌管整个后院儿的姨娘将我给忘了,我还以为是父亲嫌弱爱强,故意抛弃清儿呢!既如此,清儿在这里给爹爹赔罪了。”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