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檩溏一向是好脾气,拳头紧了紧又松开,时刻告诉自己不要冲动,人家是大佬自己散打干不过......思来想去,当下便决定这个朋友他不交了……“喂,早上我问你是你自己不告诉我你叫什么的,刚刚你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在睡觉诶,睡觉怎么能听见你说话。由于不知道你姓名的缘故,我只好叫你妹妹啦。”顾炀明显捕捉到了檩溏眼里的无奈和讨厌,“而且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早上就告诉我你叫什么,岂不是就没有这些事啦?所以说,主要问题还是在你。”檩溏差点被顾炀的厚脸皮和甩锅本事气笑,想了想咬了咬唇,随便抽出一张草稿纸,端端正正的在上面写下“檩溏”两个字。“看好了,我叫檩溏,我是男的,不是你想象里什么软软糯糯的小姑娘,不准叫我妹妹。”檩溏把纸向顾炀推了推,但是马上又缩回手。

糖衣炮弹?在线阅读

  顾炀大摇大摆进班级的时候,“大姐”已经要喷火了:“顾炀!你又来那么晚!挺有能耐啊我都给你安排住校了你还给我迟到!!!”

  顾炀口中的大姐其实也没有那么老,恰恰相反还挺年轻,长得也挺好看,眉眼间和顾炀有几分相像,除了对顾炀异常的凶和严厉以外对学生脾气也挺好,是个不错的老师。

  “诶呀姐,别发那么大火嘛,消消气消消气,你看我已经比昨天早了不是吗。”顾炀满不在乎的挥挥手,直奔自己最后一排的座位,坐下就睡,丝毫没有迟到的自觉,“生气伤身体还伤脸,会长皱纹的。”

  “真是的……下次再敢来那么晚你就别进来了,到外面站着去。”顾瑗显然没有丝毫包庇自己的亲弟弟,反而看上去十二分的嫌弃……要不是上次她说在给他一次机会,这次顾炀可能就会被当众暴揍一顿了。

  造化弄人,谁都想不到这是个姐姐是老师,弟弟是全年级倒数第一的家庭……

  顾炀走到自己座位后倒头就睡着了,昨天通宵打的游戏,还没怎么睡觉,趁着早自习日常补觉。

  迷迷糊糊间自然注意不到有个陌生面孔走进教室。

  “同学们,这位是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转来的新同学,以后大家会一起度过高中时光,要好好相处。”顾瑗变脸飞快,上一秒还在训斥顾炀,下一秒就瞬间和颜悦色。“来吧这位同学,做下自我介绍。”

  “就是......内个……我叫……我叫檩溏,我……学过散打……希望能和各位成为朋友......就这样。”刚刚还在巷子里一个人撂倒混混,看上去十分柔弱的小同学檩溏磕磕绊绊的说完。

  他自小怕生,遇到那么多生面孔自然紧张,他脾气也挺好,一般别人揍他也不太还手,要不是被逼急了也不会揍人。

  “好的,檩溏同学,班里暂时没有别的空位,你个子比较高,不介意坐到最后一排那个睡觉的同学旁边吧?”顾瑗最喜欢这种乖乖巧巧的听话小同学了……比自己那个不争气的老弟好多了。

  “不要紧的,我我就坐那里吧。”檩溏微微点头,对于能够下台表示十分的快乐,飞快的逃向新座位。

  顾瑗看了看最后一排熟睡中的老弟,随手抓着一个东西就砸过去:“顾炀!你给我起来!”

  顾炀被一个笔袋砸中,撇了撇嘴,脑袋上的疼痛让他睡意全无。

  本要生气,但顺着柔和的阳光,他转头看到早上那个小同学乖巧的坐到了自己旁边。

  梦?顾炀有些惊讶的扯了扯自己的脸......丝,挺疼,不是梦。怪不得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顾炀却没印象,原来是个转校生。

  “诶?是你啊”顾炀挠了挠头,嘴角不由自主牵起一抹笑,因为被吵醒的那股烦躁一下子就消散了。

  檩溏看着笑容温暖的顾炀,开始怀疑自己早上看到的那个满身戾气的无脑大佬是不是错觉。心里想着要不就此翻过早上那件事就这样交个朋友吧,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结果你好还没说出口他就差点被顾炀对他的称呼气吐血,深刻的意识到原来温柔才是错觉。

  “妹妹”两个字十分活泼的从笑的如浴春风的顾炀嘴里蹦出。

  檩溏一向是好脾气,拳头紧了紧又松开,时刻告诉自己不要冲动,人家是大佬自己散打干不过......思来想去,当下便决定这个朋友他不交了……

  “喂,早上我问你是你自己不告诉我你叫什么的,刚刚你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在睡觉诶,睡觉怎么能听见你说话。由于不知道你姓名的缘故,我只好叫你妹妹啦。”顾炀明显捕捉到了檩溏眼里的无奈和讨厌,“而且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早上就告诉我你叫什么,岂不是就没有这些事啦?所以说,主要问题还是在你。”

  檩溏差点被顾炀的厚脸皮和甩锅本事气笑,想了想咬了咬唇,随便抽出一张草稿纸,端端正正的在上面写下“檩溏”两个字。

  “看好了,我叫檩溏,我是男的,不是你想象里什么软软糯糯的小姑娘,不准叫我妹妹。”檩溏把纸向顾炀推了推,但是马上又缩回手。

  虽然顾炀看上去吊儿郎当笑嘻嘻的,除了早上把自己堵在巷子里时有点凶神恶煞,现在绝对一点没有社会大佬的恐怖样子,可是他经过早上的事件,还没有练就跟黑社会大佬一样的人开玩笑交朋友的勇气。

  顾炀拿起那张纸,仔细看了看。纸上的字看上去十分干净秀气,但是又不是女生写的那样温温柔柔,檩溏的字似乎是清秀中又带着硬气。

  “檩……溏……”顾炀看了看这字,随手把纸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原来如此......这名字挺甜啊,你爱吃糖?”

  “……还行吧”檩溏搞不懂这个家伙奇怪的脑回路……他到底是哪里让他看上去像爱吃糖的样子了?自己不爱吃甜的好不好?

  但是顾炀没有这么认为,他明显觉得“还行”就是喜欢的意思。

  顾炀指关节敲了敲桌子,提起笔,也找了一张纸,a4纸大小,大笔一挥在上面写上大大的两个字--顾炀,递给这位新同桌,“给你,看清楚哥的名字,以后哥罩着你,记住了,出去报这俩字,没人敢欺负你。”

  “你......几岁了?幼不幼稚?我长得像是需要你保护的样子吗?”檩溏扶额。

  顾炀看着他,很认真的点点头,顺手掐了一把他的肚子。

  “你看你多瘦?”

  檩溏无言以对,对这个死皮赖脸的家伙没辙。

  檩溏无奈的白了一眼旁边这个家伙……他是听说这学校有个校霸……只是在传闻里顾炀是个不近人情冷血至极,人狠话不多的家伙……

  但眼前这个笑嘻嘻的不正紧家伙貌似挺好相处,甚至有点中二期没过的感觉?

  下意识把那张浸在阳光里的纸叠好,放进上衣的口袋。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