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这次的考核人数不过五百,所以法舟内部还算宽敞。“这不是凉风吗!”“诶?这个披着虎皮的人也像那个蛮人啊!”“肯定是那个蛮人偷了他的衣服!大家等会堤防着点!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不灭之握叠六年下山精彩试读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三秒已过,司圣右掌化拳,游龙出海,直逼凉风中门。

凉风一动不动,气势暴涨,任由司圣出手。

他的信心,来源于衣袍之下的灵品胄甲,一旦注入灵气,防御大增,这胄甲连炼气境修士都难以击破,更何况炼血境的蛮人!

只见,司圣的拳头在胄甲前处停了下来,食指轻轻一弹,胄甲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灭之握!

“哈哈,这莫非就是失传已久的弹指神功?真是笑死人...”凉风话未说完,突如其来的感到一阵强劲的冲击力,整个人飞出十米之远!

身体将街道顶出一条壕沟,身上的胄甲早已破烂不堪,人更是当场昏迷!

“这...”

“这是何等武技!”

“莫非此人是哪位隐士高人的后裔?”

见到此情此景,人们对于司圣的猜测众说纷坛,司圣慢悠悠的走向凉风,将他所有的东西占为己有。

“我之前好像听见有人说,羞于我同门是吧?还有人说我痴人说笑?”司圣又是一巴掌抽在凉风脸上,一览四周,朝一名白衣少年走去。

白衣少年见到司圣竟然还有鞭尸的嗜好,心里有些不淡定了:“是...是我说的又怎样!你要是敢动我,我让你走不出水云门!”

“哈哈,要我不动你也可以,跪下磕头道歉,交出所有东西,我就放过你,不然你也像他一样躺在那里吧!”要么羞辱你一顿再给东西,要么揍你一顿我自己拿。

不管哪一个,少年都‘无法拒绝’,然后因此记恨司圣,找人群殴,司圣再以同样的方式对待。

这羊不能一下搞死,还要针对性下手,专门薅有背景的羊,薅一只,来几只,薅几只,来十几只,就这样,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想到这里,司圣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了。

“哼!我们人这么多,我就不信你能以一敌众!”白衣少年不愿就此屈服,试图带动众人来抵御司圣。

“蛮人!给我滚出水云门!”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蛮族!”

“滚...”

司圣开心的嘴都笑歪了,这只羊还拖家带口的,真棒!

作为奖赏,我下手就稍微轻点吧!

手臂环绕点点萤绿之光,就在司圣准备出手时,白衣少年被人一刀拍飞!

“开战吧!我蛮仔,将是你们最可怕的噩梦!”一把黑铁大刀耸立在地上,精壮少年头戴双角冠,满脸怒意的瞪四周的人,霸气侧漏,毫不畏惧!

“卧槽,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人这么眼熟!算了,先薅羊毛。”司圣连忙取出白衣少年的乾坤戒。

“道友,你是哪个部落的?”蛮仔狠狠的盯着众人,侧身询问司圣,蛮族虽然内斗不止,但一遇外敌,便一致对外!

司圣也是莫名其妙,自己只是穿个兽皮而已,什么时候说是蛮族的了!

“大家齐心协力,让蛮族滚出水云门!”

“滚出水云门!”

“蛮族...”

众人纷纷亮起武器,虽说水云门不许弄出人命,但法不责众,只要大家一起背锅,长老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蛮仔血气上涌,哪里懂得害怕怎么写,炼气五重修为激起一阵波纹,黑铁大刀一横,就要扎进人堆:“呸!那就死来!”

“都给我停下!”天空突然一声炸喝,一道白发人影傲立于空中,负手而立。

“大家快停手!是水云门的钰长老!”有消息灵通的立马认出来者,钰长老全名钰正鑫,虽然只是一介长老,但其实力甚高!

司圣听到别人这么一喊,立马混入了人群,此时,地上的少年已无白衣,身上只有一件兽皮。

“我不管你们何人在此闹事,既然现在已经开始考核,你们就得安静等待,违者逐出水云门!”钰正鑫眼皮微抬,一脸淡然说道。

不知何时,钰长老身后驶来一艘大型法舟降落在地上,引得众人侧目相望,议论纷纷,毕竟法舟最低也是宝器起步!

“要参加考核的修士速速上舟。”钰正鑫话刚落音,众人蜂拥而上,司圣浑水摸鱼,一起挤进了法舟。

他以为钰正鑫没看到他,殊不知钰正鑫在高空一直关注着他,刚才的一切他都知道,只不过没有点出来罢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凉风与兽皮少年,钰长老手一挥,一阵风将两人“扫”进法舟,轻笑道:“送了个炼血搅屎棍进考场,真想看看那帮老家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呵呵...”

这次的考核人数不过五百,所以法舟内部还算宽敞。

“这不是凉风吗!”

“诶?这个披着虎皮的人也像那个蛮人啊!”

“肯定是那个蛮人偷了他的衣服!大家等会堤防着点!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虽然众人相互告诫警惕,但依然找不到原来的那个虎皮少年。

而法舟的某处角落,有一人身着“迷彩”衣衫,肚子高高隆起。

一旁的胖子见了讶异的问道:“道友,在下为何你的衣服会掉色啊?”

“刚才上法舟,不知道被那个混账推了一下!”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