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单亦对着大口吃三明治米妃珥说:“不想回公司,翘班去逛街好吗。”米妃珥瞪着眼睛看着单亦,拿起牛奶把嘴里食物咽下了才说:“好呀,忙着跑医院、忙着打工,回来后还没逛过街。”扎着马尾,白色长袖T恤,蓝色七分牛仔裤,蓝色帆布鞋,整装待发的米妃珥,催着在厨房洗牛奶杯子单亦。“不要洗了,回来再洗。”单亦边用毛巾擦手边说:“好了、好了。”

饰心之爱:悠然成瘾在线阅读

欧阳集团还是保持大楼建好以来的格局,二十楼以上是办公区域,十八到二十是招待区域,十六和十七是集团发展史展览,十到十五是精品展览区域,其实就是富豪们的消费区域,十楼以下销售区域。几十年来唯一改变的是在外墙装了一个大型银幕,不间断地播放。

欧阳锋此时就坐在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里,办公室里铺着红色羊毛地毯,进门就可以看到右边六扇弓形落地窗,左边一排排博物橱柜,里面展示历年在年会上得奖的作品。

紫檀红木写字台上,放着一对用翡翠雕刻的福娃,手里拿着福旺珠宝的卷福,晶莹剔透,栩栩如生,胖墩墩的一对福娃让人爱不释手。这对福娃和一枚玉章,还有一个玉算盘是欧阳集团开张时欧阳掌门人的手作,也是欧阳集团镇店之宝。欧阳集团成立初时专门经营珠宝,名字叫福旺珠宝,后来发展了古玩字画才改名为欧阳集团,分成珠宝和古玩字画二大类。

欧阳峰坐在紫檀红木椅子上省阅设计原稿,干强把笔记本电脑递给了欧阳峰,看着电脑欧阳峰嘴角上扬,流露出愉悦微笑。干强把要说的话给咽下去了,用担心的眼神拿回电脑。

燕江横贯S城东西,把S城分为南北两大区。三十年前南区是S城最繁华的区,也是富人集中的地区,穷人住在南区也会有比人高一点自豪感。当时北区一片农田,不过经过三十年的政府开放式的建设,北区已经超过了南区,成为了金融、贸易、商业、居住中心区。现在南区是经典传统,北区现代高科技。

雄鹰集团总部在燕江北区,展翅翱翔雄鹰屹立在楼顶。108层高度,霸气地成为了Z国第一高楼。慕容帅站在顶层落地玻璃窗前俯视S城,高低错落的楼宇披着霞光、金光闪闪。燕江点点斑斑、碧波荡漾。美丽的S城,雄伟壮观的燕江,没能够安抚住慕容帅烦吵不安心。

看了米妃珥的八卦后,慕容帅心就莫名烦烦躁起来了。

第一次见到米妃珥是远房表妹孟萌在法国的开学典礼上,第一个表演就是米妃珥。穿着白色蕾丝V字领礼服,白金项链上吊坠是一把锁,头发盘了发髻,插着镶满钻石的发夹,优雅地用钢琴弹奏“梁祝”委婉动听旋律飘扬在礼堂上空,当时慕容帅觉得这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在孟萌强烈要求下,慕容帅参加孟萌在法国毕业典礼,慕容帅又一次见到米妃珥,只见舞台上穿着飘逸汉服的米妃珥,用古筝演奏“十面埋伏”,铿锵有力旋律,震撼着慕容帅心灵。

不知道为什么常常会想起米妃珥弹古筝的倩影,在S城二次看到米妃珥会情不自禁抱入怀中为她担心。

特助刘毅犹豫再三,还是对着阴沉脸的慕容帅:少帅会议3分钟后要开始了,你看…。”慕容帅转过身走出办公室。

王婉茹无聊的躺在病床上翻看手上iPad,看到欧阳峰和米妃珥的头条,气得脸也变型了,声嘶力竭的骂:“臭婊子,不会让你得逞。”iPad真好摔在进门护士手上,护士小姐手里托盘和iPad滚落地面,托盘里的药瓶粉身碎骨,碎片和药碎满一地。

米妃珥是被单亦门铃声吵醒的,“得瑟得瑟吧,某人让我给你送早餐。”单亦一边说、一边把牛油果三明治和牛奶放在餐桌上。米妃珥刷着牙咕噜咕噜说着话,单亦一句也没听懂。

单亦对着大口吃三明治米妃珥说:“不想回公司,翘班去逛街好吗。”

米妃珥瞪着眼睛看着单亦,拿起牛奶把嘴里食物咽下了才说:“好呀,忙着跑医院、忙着打工,回来后还没逛过街。”

扎着马尾,白色长袖T恤,蓝色七分牛仔裤,蓝色帆布鞋,整装待发的米妃珥,催着在厨房洗牛奶杯子单亦。“不要洗了,回来再洗。”

单亦边用毛巾擦手边说:“好了、好了。”

米妃珥和单亦手拉手,兴高采烈走出小洋楼大门,就看见了准备进小洋楼大门王婉茹妈妈周晓。

俩人不情不愿的被周晓硬拉进车,来到到了王婉茹病房,其实周晓只要米妃珥一个人来的,单亦非要跟来,周晓只好随她了。

王婉茹看到米妃珥走进病房,就从床上下来跪在米妃珥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伤心的哭着。

跪着的王婉茹拉着米妃珥的裤脚:“我的孩子太可怜了,还没出生爸爸就要丢下他,一出生就没有爸爸陪伴。太可怜了,太可伶了。”

王婉茹太了解米妃珥的软肋,从小没有父亲的米妃珥,对父亲有深深的渴望。这招确实有点效果,米妃珥的脸色暗沉下来。单亦火暴脾气上来了,满嘴粗口,撕开王婉茹手拉着米妃珥往外走。

气急败坏王婉茹快速爬到米妃珥跟前,双手紧紧抱住米妃珥的右腿。:“求求你不要做小三,破坏我的婚姻。”王婉茹一遍一遍大声喊叫。

明明你抢了我的未婚夫,什么我是小三,破坏婚姻?米妃珥愣住了,脑袋瓜转不过来了。

“放臭屁,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他M的‘我嘶了你的嘴。”单亦一边骂一边拉着米妃珥往外走。

“来人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拉出去”周晓话音刚落,就有二个剽悍的男人冲进来把单亦拉了出去。单亦奋力反抗敌不过剽悍男人,不一会儿单亦骂声也消失了。

米妃珥担心单亦就去追,脚还没迈出,就被周晓拉住紧接着二记响亮耳光,脸顿时红肿,血从鼻子流出来了,可见周晓用了多大力气。

周晓把红色结婚证递到米妃珥手中,脸火辣辣的疼,鼻子还留着血,鼻血滴到了红色结婚证上。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