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白苏瞥了莫谦之一眼,双臂抱胸,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和我男朋友卿卿我我,这莫总也要管?”莫谦之挑了挑眉,薄唇紧抿的样子,让人看不出喜怒。抬起脚,他步步逼近,熟悉的薄荷味道钻入白苏鼻腔,带着无形巨大的压迫气息,白苏仰着脸看着莫谦之,步步后退。“你……你做什么,不要打击报复啊,我会报警的。”她这微不足道的威胁,莫谦之听了只觉得可笑。

娇妻难追:莫少,请认错(莫谦之白苏)精彩试读

“隔壁的约翰叔叔说他可以照顾妈咪,但是,我觉得他不太合适,所以帮你回绝了。”

白苏扶额,她真是要被她的话痨儿子笑死了。

“好啦,妈咪有你这个帅哥照顾就够了,你最近有没有听里沙奶奶的话?”

“那是当然了。”白安安咬了一口三明治,“里沙奶奶今天要陪我去参加学校组织的亲子会,我们一会就要出发了。”

彼时里沙出现在视频里,白苏对这位一直帮助她的好心老人家十分感谢,简单说了几句,旁边的安安已经催促着要走了。

“妈咪,我和里沙奶奶在这边很好哦,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我爱你哦。”

“亲爱的,我也爱你哦。”白苏被自己儿子的懂事感动的一塌糊涂,话音刚落,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白苏赶紧挂断了通话,将手机背在自己身后。

莫谦之出现在门口,自然也是没有遗落‘我爱你’三个字,挑了挑剑眉,莫谦之问道:“你刚刚在和谁说话?”

白苏瞥了莫谦之一眼,双臂抱胸,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我和我男朋友卿卿我我,这莫总也要管?”

莫谦之挑了挑眉,薄唇紧抿的样子,让人看不出喜怒。

抬起脚,他步步逼近,熟悉的薄荷味道钻入白苏鼻腔,带着无形巨大的压迫气息,白苏仰着脸看着莫谦之,步步后退。

“你……你做什么,不要打击报复啊,我会报警的。”她这微不足道的威胁,莫谦之听了只觉得可笑。

莫谦之还在逼近着,白苏已经是退无可退,跌坐在床上。

“你……”白苏紧紧的闭上眼睛。

莫谦之却只是撩起了她的刘海,宽厚的手掌在她的额头停顿了须臾,白苏耳边响起的莫谦之低沉性感的声音:“还好,不烧了。”

“苏苏,还是你以为,我想要对你做些什么?”莫谦之故意将唇贴白苏的耳边,吹着热气。

白苏又羞又气,手脚并用的推着莫谦之的胸膛:“你放开我!”

浅尝辄止,莫谦之定了定心神,淡定的挑眉反问道:

莫谦之气结,难为他夜夜难眠惦念着她,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女人吃干抹净却翻脸不认人!

“白莫苏,你果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莫谦之单手钳住白苏的下巴,危险的眯着眼睛。

白苏紧紧抿着的嘴唇淡淡的开口:

“当年莫总和我断绝关系的那一纸声明写的非常清楚,我在莫总心中什么形象,不牢莫总多做提醒。”

之后就是莫谦之摔门而去,白苏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平躺在床上,出神的看着天花板,手指抚上自己红肿的嘴唇,那里还残留着莫谦之的气息……

还好,差一点,差一点她那颗心,就守不住了……

白苏一夜无眠,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她就起床去了公司。

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彻夜未眠,站在落地窗前,眼睁睁的看着女人穿着一身职业装背着包包走出莫家大家,上了一辆出租车。

徐助理站在莫谦之面前,又打了一个呵欠,眼中布满了血丝。

凌晨三点被老板叫来谈公事,眼下看来,哪里是因为什么要紧事,分明是和白小姐闹脾气找自己出气罢了!

因为自己跟了很久的客户何长青突然入狱,她这个月的业绩自然是垫底,免不了在开早会时单独被梁红拎了出来好一通骂。

梁红上上下下打量了白苏一番,藏在黑色筒裙里的那双腿又白又直,不是骨感的细直,白苏是全身都很匀称紧致的微肉感,哪怕穿着款式板正严肃的职业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胶原蛋白的年轻劲儿。

年轻代表了资本,加之白苏本身长相柔美出众,对于梁红来说,白苏哪怕单单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本身就意味着威胁。

“白苏,接待处那边人手不够,今天早上十点钟巨丰老总下飞机,你去接一下。”

白苏扭头看了一眼阴沉的窗外,凝神半晌,说道:“好。”

她不是不知道,梁红是在刻意刁难她,倘若只是因为何长青的事情,她觉得倒不至于,究其因果,大概只是因为她在莫谦之面前,抢了梁红的风头罢了。

不知是不是梁红给行政部打了招呼,白苏去借车时,那头的人也连带着没给她好脸色。白苏好说歹说才向行政部经理申请到一辆老旧的比亚迪。

她直接开车去了机场,可惜天公不作美,刚到机场,大雨就倾盆而下,伴随着阵阵雷鸣,不多时,地上已布满一层层的积水。

白苏走进接机大厅,望着外面愈发黑沉的天空,眸色跳了跳。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