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裴幼清移开视线,拍了下季棠“哎,头上还有吗?”“有啥?”季棠问。“纸片。”季棠乐了,没忍住,用手呼噜裴幼清的头,“哈哈,还总有啦,你当你碎纸机呢。”

重生后被抢了老攻要怎么投诉精彩章节

  邬山市所有高中的军训安排在学期期末,学校认为这样学生就都熟起来了,走方队更有默契。

  星期一,七点半,邬山市第四中学的班级里已经坐满了学生。桌面摞着崭新的书,有教材,有解析,还有练习册。高高的一摞堆在左上角,方便玩手机睡觉。

  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大家都还老实,毕竟还没摸清楚各位老师的脾气嘛。

  高一三班的同学做了自我介绍。裴幼清发现昨天姓汤的那个男生和自己一个班,叫汤绥麟,抚绥万方的绥,麟凤芝兰的麟。

  这是汤绥麟自己介绍的,听起来颇有文采。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叫刘思,听着很是激动。

  不远的后来,裴幼清说当时就觉得汤绥麟这个人太拽,太装逼了。汤绥麟回答他,的确是,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但现在,裴幼清的表情看起来依旧是淡漠的。两人都高,坐在最后一排,一个挨着窗子,一个在中间,两人之间隔着一个过道和裴幼清的同桌季棠同学。

  自我介绍还在继续。季棠同学已经安分不下来了,他看着汤绥麟说,“汤同学,又见面了。”

  汤绥麟笑着点头“真巧。”

  “可不是真巧。”季棠说“你那名字真霸气!”

  十六七岁的年纪嘛,刚见面没多久,能夸的也只有颜值和名字了。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啊。”汤绥麟夸回去,脑子搜索了一下自己会背的古诗词,说“自今意思和谁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季棠一乐,说“学霸,果然是学霸,我爸给我区取这名就是因为我妈喜欢海棠花而已。害得我每次介绍自己的名字都介绍不出来啥。以后我就用你说的句子了!”

  汤绥麟笑着回他,“好啊。”

  几天下来,每科老师就都和学生见过面了,学生们也发现哪科老师不好惹,哪科老师管的松了。

  “刘思太严了”季棠说。

  刘思年纪不大才29。年纪轻,管的就多,不怕气。季棠愿意说话,可裴幼清只喜欢睡觉、玩手机,汤绥麟还要听课。没办法,季棠就找他前桌,前桌的同桌,或者是汤绥麟的前桌说话。

  季棠是班里最愿意说话的。刘思的课他不敢放肆,只在别的课上说,没想到刘思有趴后门的习惯,季棠天天罚站。

  “哈哈哈,谁叫你爱说话。”贺慎宁说,“我们幼仔怎么就没事呢。”

  裴幼清正在抽烟,听见他这么叫自己,顿时觉得烟没味了,脚一抬蹬他屁股,眼睛也瞪着贺慎宁,“不许叫那个名字。”

  被贺慎宁这么一打岔,季棠也不抱怨郁闷了,“哎哎哎,怎么叫我们裴哥呢,没礼貌。”

  贺慎宁马上接话,“对对对,我的错,是裴哥,是裴哥。”

  幼仔是裴幼清小名。裴幼清他妈喜欢刘德华,刘德华经常被叫华仔,他妈是华仔的妈妈粉,虽然当那个年代没有这个称呼,但裴幼清他妈一看华仔就有种母爱泛滥的感觉。后来才明白原来这叫妈粉。裴幼清他妈爱屋及乌,儿子的小名就叫幼仔了。

  裴幼清初三以前是个小霸王,张扬肆意,虽然长得白白嫩嫩,但和同龄孩子打起架来,哪怕是最壮的娃都打不过他。那时候裴幼清也和现在一样,对外冷着一张脸,看起来只是不好接近而已。但是和人打起架来,他那副面无表情的脸配上凌厉的拳风让人想要退避三舍。渐渐地,大家都裴哥裴哥的叫他。后来升了初三,裴幼清的性子突然稳重下来,虽然江湖仍有他的传说,但自从裴幼清从“校霸”退位以后,季棠他们开始有胆子嘲笑裴幼清的小名,经常带着儿化音叫裴幼清“幼崽儿”。

  这节是大课间,需要做广播体操,他们四个抽了半根烟就要去集合了。裴幼清走在最前面,季棠勾着贺慎宁的背在那咬耳朵不知道在说啥。不过裴幼清估摸着是在说他坏话。丁侯书一向老实,趁还没走到有摄像头的位置抓紧时间看手机,手指狂点,似乎是在发消息。

  裴幼清回头看丁侯书跟上没有,见他终于放下手机,便转回头,然后就和一个人擦了肩,两人都被撞了一个踉跄。

  裴幼清不爱惹事,自己也的确没看路,于是看着那人的脸说了声“抱歉。”

  季棠也看着那人。那人穿着改瘦了的红色校服裤子,上身黑色紧身半袖,没穿校服,手指掐着根烟,上下打量裴幼清。

  颇有裴哥当年的气势。

  裴幼清回视过去,也不说话。

  两人的视线纠缠了一下,似乎在确认彼此是否是同类。最后红裤子没说什么,但也没回那句抱歉,转身接着走了。

  季棠对红裤子的态度极为不满意,对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装样子。”

  裴幼清倒是没反应,或者是不在乎。

  贺慎宁拍了拍季棠的肩膀笑着说,“行了,看把你气的,皇上不急你急啥!”

  季棠反应了一秒,然后一脚踹上去。贺慎宁反应快赶紧跑,季棠就在后面追。

  裴幼清就慢悠悠地和丁侯书走在后面,“在新班级怎么样?”

  “嗯…都还好,就是,就是坐得太靠前了。

”丁侯书郁闷地说。

  裴幼清张了张嘴,“按身高坐的嘛,反正你想好好学习,坐前面老师愿意管。”

  丁侯书叹了口气,“听说我们班主任喜欢让每次考试前五名选座,我准备好好考,争取选座坐后面。”

  裴幼清不禁一笑“行,好好考,坐后面。”

  丁侯书点点头,正好到了班级队伍,便过去站队了。

  裴幼清的班级也在旁边,他个子高,就站在了最后,等着做操。

  “裴幼清,你和汤绥麟换一下,你高。”刘思作为班主任下来监操,手里捧着个水杯,据说是她带的上届的学生送的教师节礼物。

  裴幼清这才发现他身后还有人。

  两人换了位置,汤绥麟站在前面,离裴幼清有一臂远。

  汤绥麟的脸不显高,骨骼也偏小。裴幼清知道他个子不矮,不然也不会坐最后一排。不过这次倒是直观地感受到汤绥麟是真的挺高的。裴幼清有185,汤绥麟应该差不多是180。

  裴幼清正看着汤绥麟背影琢磨,汤绥麟突然回过头,冲他笑。裴幼清被他笑得一愣,下意识问“笑什么?”

  “头发。”汤绥麟说,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裴幼清也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拽下来个东西,纸片。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