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陶棋琛这么想着,就想开口讽刺“你……”“陶先生,”汤绥麟打断他,与其对视,“我是问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2034年回来的。”陶棋琛还是请汤绥麟进了屋。他吓得不请,听完那就话,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开门都有些哆嗦。

重生后被抢了老攻要怎么投诉精彩章节

  陶棋琛重生回到第一次与裴幼清见面的那天,以为自己可以像所有小说里的主角那样重拾幸福,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汤绥麟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

  陶棋琛不信邪。他和裴幼清经历了那么多苦难,他们俩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他不能那么颓丧,裴幼清上辈子自见到他那一刻起,一直为他护航,为两个人的感情而努力,这辈子,自己也该为之努力争取。

  陶棋琛相当熟悉小说里的套路,这要多亏了他上辈子演了那么多言情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因此,他为自己制定了初步作战计划,即“三不”准则:

第一,不做白莲花绿茶婊心机婊;第二,不能直接找汤绥麟,上演“他爱的是我,你把他还给我吧”的戏码;第三,不能对裴幼清死缠烂打,无事献殷勤。

  制定好“三不”准则,陶棋琛准备按照上辈子的路重走娱乐圈,拿影帝,提高自己的魅力值!

  可是问题来了,上辈子是在裴幼清的帮助下,自己才有那么多资源和机会。那这一次呢?

  陶棋琛有些气馁,也很气愤。这个汤绥麟,究竟是什么来头?

  他正苦苦思索要如何重新走上娱乐圈巅峰的道路,突然脑袋灵光一现。

  对了,可以找季棠啊!

  昨晚那个要潜规则自己的老板之所以放过他,不就是看在季棠的面子上吗?按照季棠上一世的性格,他不会因为昨晚的事就带有色眼镜看他的。

  更何况,他有资本让季棠这个“伯乐”对他另眼相待。

  陶棋琛上辈子能拿到影帝不是钱堆出来的,他是真的热爱演戏,喜欢表演,享受站在镜头前变成另一个人的感觉,却也不随着娱乐圈这捧泥潭任自己变脏。这也是为什么季棠最开始对他印象很好的原因。

  只不过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少,他们比的也不是演技,而是机遇。

  陶棋琛做好打算,准备明天就去季棠的公司找人。

  次日,他一清早起床,洗漱吃饭换好衣服,正准备出门,就听门铃响了。

  陶棋琛正好站在门前,也没问是谁就开了门。而门外的人也着实令他吃了一惊。

  “怎么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陶棋琛问,有些不可置信。

  汤绥麟笑着摘掉墨镜,“不请我进去坐坐?”

  陶棋琛心里冷笑,自己不找他,他倒是找上门来了,段数这么低,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

  陶棋琛并没有给汤绥麟面子,他一步跨出去,带上房门,说“不了,我还有事,汤先生就在这说吧。”

  汤绥麟还是笑着,微微点了点头,“也可以,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吗?”

  陶棋琛冷笑,“汤先生未免太过操心,我怎么回的家恐怕与你没什么关系。”

  说完,陶棋琛越过他想离开。

  汤绥麟这次皱了眉,没了笑容,他长臂一身,挡住陶棋琛的去路,再用手一推,将陶棋琛直接掼在了门上。

  陶棋琛后背一痛,简直不敢相信:汤绥麟这是要动手?

  真是天助我也,这么无理取闹的原配,裴幼清肯定会越来越不耐烦,毕竟按现在的时间来说,裴幼清的的确确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汤绥麟的做法分明是无理取闹。

  陶棋琛这么想着,就想开口讽刺“你……”

  “陶先生,”汤绥麟打断他,与其对视,“我是问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2034年回来的。”

  陶棋琛还是请汤绥麟进了屋。

  他吓得不请,听完那就话,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开门都有些哆嗦。

  汤绥麟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很放松,手上拿着一个玻璃杯,轻轻晃着,没有要喝的意思。

  相比之下,陶棋琛就紧张多了,他眼神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直视汤绥麟。

  他们已经坐下有五分钟了,汤绥麟也不说话,陶棋琛摸不准他的意思。

  “你……咳,你是怎么知道……”或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陶棋琛的嗓子有些哑。

  汤绥麟笑着将水杯推给他,“别紧张,喝点水。”

  陶棋琛拿过水杯,没敢喝,“你是什么人?你,你也是……吗”

  汤绥麟一只手放在沙发背上,撑着脑袋,“是什么?重生的吗?”汤绥麟呵呵一笑,“陶先生还记得自己怎么回来的吗?”

  陶棋琛愣了一下说“不是我抱着裴幼清的尸体被火烧死的吗?”

  “然后呢?”

  汤绥麟的问题让陶棋琛有些发怔“然后……然后我醒来就是在厕所了。”

  “看来你是真的不记得了,”汤绥麟说,“那我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什么叫重新?陶棋琛疑惑。

  “我是时空管理局HS12138号管理员汤绥麟,这是你与我局所签的回溯实验协议,根据协议第1条,回溯者不能采取任何手段对其他人明示或暗示自己的来历。”汤绥麟不知从哪拿出了一份协议,大概有一角硬币立起来的厚度,“2024年6月23日晚23点,你的言行已经违反协议规定,给予初次警告。”

  陶棋琛脑子嗡的一下,全都想起来了。

  昨晚不是他和汤绥麟第一次见面,他知道自己是怎么重生回来的了。

  被烧死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当然,在被烧死之前,也有可能会因为肺部进烟,最后被活活呛死,也很痛苦。

  总之,不论哪一种死法都很不美好。烧死并不是一个好的自杀选择,但陶棋琛当时认为自己已经体会到人生最痛苦的事了,那就是裴幼清的死。

  陶棋琛记得自己最开始怀里抱着裴幼清的尸体,紧紧地不想松手,可后来他太痛了,开始疯狂叫喊,想往外爬。他还听见外面有消防车的声音,有人来救援了,可是他太痛了,他只想快点失去意识,感觉不到痛苦就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不再感到痛苦,可意识却没有消失。人死后都是这样吗?他陷入一片黑暗,感觉不到痛,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他尝试呼吸,却也听不到自己呼吸的声音,他抬手,也感觉不到肌肉的脉动。

  叮

感情细腻,洞察力极强,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