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我不想多说你,今天我刚来,数学老师就跟我反应说你脸上有伤,我本来还不信,进教室一看,还真是,”刘思放下保温杯,“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伤怎么弄得?”裴幼清还真没想到数学老师还是个喜欢打小报告的人,“摔的,昨晚没注意路。”刘思看了裴幼清一会,“好,裴幼清,这是你说的,不要被我发现你撒谎,”她停了停,见裴幼清没反应,继续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了,老师。”裴幼清说。

重生后被抢了老攻要怎么投诉免费章节阅读

  裴幼清认为昨晚的事就过去了,他和红裤子也不会再有交集。结果下课的时候刘思叫他去办公室一趟。

  裴幼清下意识看了汤绥麟一眼。汤绥麟也在看他,笑着。裴幼清也琢磨不出来这笑是什么意思,站起来跟着刘思走了。

  “开学半个月了,你觉得班级环境怎么样?”刘思手里握着保温杯,问道:“还适应吗?”

  裴幼清回她,“挺好的,大家都是第一次见,没什么不适应的。”

  刘思点点头,继续道:“有很多老师跟我反应你上课不听讲,总睡觉溜号,是这样吗?”

  “是这样,”裴幼清说,“怎么了?”

  刘思皱眉,有些不满意他的回答:“你说怎么了?裴幼清,你身为学生,第一任务是学习你不知道吗?”

  裴幼清老实回答,“知道了。”

  刘思看了他一会,说:“知道了就学,别光说不做。”

  裴幼清没回话,面无表情,也不看刘思。刘思有些生气,没想到裴幼清看起来安静,其实蔫坏。

  “我不想多说你,今天我刚来,数学老师就跟我反应说你脸上有伤,我本来还不信,进教室一看,还真是,”刘思放下保温杯,“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伤怎么弄得?”

  裴幼清还真没想到数学老师还是个喜欢打小报告的人,“摔的,昨晚没注意路。”

  刘思看了裴幼清一会,“好,裴幼清,这是你说的,不要被我发现你撒谎,”她停了停,见裴幼清没反应,继续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了,老师。”裴幼清说。

  “行,那你回去吧。”刘思说完手一挥,不再看他,开始整理桌上的作业。

  裴幼清也没回她,直接转身走了。

  刘思有些不满意,什么玩意,走了连招呼也不打。

  等办公室学生都走光了,对面的李老师问:“这你班的?”

  “嗯,来的时候成绩就不好,总分不到四百”刘思说。

  李老师在学生的作业上打了个勾,摇摇头,“这种的不好管,蔫不悄的,看着老实,一惹事就给你惹个大的。”

  刘思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哎,小刘,我听说刚才那学生和你们班季棠家里条件不错呀。”隔壁韩老师说。

  “这我还真不清楚。”刘思放下手里的作业,“你从哪听的?”

  “就那谁,贾思明。”韩老师眨眨左眼。

  听了这名字,办公室七个老师全都放下手头的事了,离门近的还把门给带上了,催着韩老师快详细说说。

  “就还没开学第一次登校那天,我不来得早吗,就看见贾思明哈腰鞠躬地给几位家长带到茶水室了。”韩老师说,“后来你班裴幼清,季棠还有四班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对丁侯书,还有十班方老师的学生,贺慎宁,也进去了。”

  “你咋认识这么全呢?”李老师问,听她记得这么细,觉得好笑。

  “我后来特地打听的。”韩老师说,“你接着听我说,我这一打听才知道,他们四个呀,家里个个都是有钱人,不是总裁啥的,就是医院院长,家里还有红色背景呢,厉害着呢。”

  “这么厉害呀。”

  “人和人就是没法比呀”

  “那可真不好带呀,打不得骂不得,小刘可不好做,一下摊着俩。”

  刘思笑了笑,打断他们,“行了,不说了,我去个厕所。”

  “去吧去吧。”韩老师说,然后转头又和其他老师接着聊。

  刘思走出办公室带上门,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她低着头,食指摩挲着拇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裴幼清回到教室,丁侯书和贺慎宁也在,见他回来了,季棠连忙招手,“怎么样,怎么样,老师说你了?”

  贺慎宁和丁侯书也一脸好奇。

  裴幼清回到座位上,说:“怎么都过来了,没什么事,问我脸是怎么弄的,我说摔的。”

  季棠皱眉:“数学老师说的?”

  裴幼清摇摇头:“不知道。”说完,向汤绥麟的座位看去,人不在。

  “都回去吧,”裴幼清跟贺慎宁和丁侯书说:“都快上课了。”

  贺慎宁点点头,笑着说,“行,那我们先回去了,裴哥小心又写检查啊。”

  裴幼清乐了,“滚,少咒我。”

  贺慎宁和丁侯书刚走,第一遍的上课铃就响了。

  汤绥麟和宋双镜也一起从后门进来了。

  裴幼清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会这么合得来,毕竟看起来就是两类人。一个是笑面虎一身邪气,一个是乖乖仔不爱说话,他们在一起能聊什么呢?不过宋双镜也的确和平常人脑回路不一般,现场看完打架竟然还一脸崇拜,也是没第二份了。

  裴幼清摇摇头,不再想。掏出一本书,随手一翻,看了眼课表,英语,嗯,正适合睡觉。

  英语课上到一半,有人敲了两声门后,然后就直接进来了。裴幼清也没抬头,继续趴着,听见英语老师说:“刘老师,怎么了?”

  “没事,我就找一个同学,您继续上课就行。”刘思客气地说:“裴幼清,你出来”。说完这句话刘思就准备出去了,走之前还嘱咐道:“其他人好好听课啊,季棠不许上课说话。”

  季棠觉得自己无辜躺枪,他这节课根本还没说话呢,就玩手机了。不过他更关心裴幼清,见刘思已经出去了,便小声问:“怎么回事啊,是昨晚那事不?”

  裴幼清点点头,“可能是。没事。”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