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温若寒难得的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你来这儿做什么?”魏无羡的表情有一点点的小委屈:“老温啊,你不能这样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不是你给我的请柬,让我来云深不知处参加座谈会的吗?这转眼间你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枉费我日思夜想,日日盼夜夜盼,终于是来到了姑苏,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温若寒被魏无羡吵得脑仁儿疼:“你给我闭嘴,我是问你大晚上的来我这干什么?”魏无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这不是没地方住吗?而且我还给你带了好酒,是姑苏天子笑天下闻名,来了怎么地不得尝一尝啊?你看我什么事都想着你,我对你多好啊。”

我xxx不可能喜欢魏无羡!精彩试读

  你会喜欢夷陵老祖魏无羡吗?

  温若寒:我喜欢到想让他死!不!可!能!

  蓝忘机在外人的评价中,素来雅正端方何曾见过这样不守规矩的人?天子笑被魏无羡喝了大半坛才反应过来要将人轰出去。

  蓝忘机拔出避尘向魏无羡攻去,蓝忘机出招突然魏无羡又站在墙沿上不好动作,反应慢了半拍,就被蓝忘机将正在喝的那半瓶天子笑,扫了下去。

  魏无羡这倒是有些生气了:“你!好不讲理的蓝家人,你赔我天子笑!”

  魏无羡手持陈情和蓝忘机对打了起来。可毕竟陈情不是仙剑,魏无羡手里还护着一坛天子笑。打了半晌,两人也没分出个胜负来。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引来一些观望的人,魏无羡眼珠子一转,虚晃一招。

  见事得逞,魏无羡转身离去:“小古板,我先走了,别忘了你欠我一坛天子笑!”

  话说这边魏无羡走了之后,便在云深不知处瞎逛起来,他并没有接到云深不知处的请帖,自然也不会给他安排房间。他大半夜的跑来,就是想蹭温若寒一个床位罢了,谁叫世界这么大,他总共就认识这么两个人呢?

  其实找温若寒一点也不费劲儿,看着哪里穿着骚包的太阳纹的人特别多,他就肯定在哪里。人家是宗主,还是第一大宗的宗主,排场肯定是有的,魏无羡都不用找来云深不知处的鬼怪,就能知道温若寒的寝室在哪里。

  温若寒举行这一场教化座谈会也并非是突发奇想,射日之征之前的教化,被自己的坑爹儿子给搞砸了,这次只好本人亲自出马。

  其实说起来温若寒也没有什么教化的头绪,他就是来坐个镇撑个场面的,大晚上的自己坐在屋子里打坐练功。

  修真之人五识敏锐,更别提温若寒这种半只脚踏上元婴的怪物。即使门外的温氏护卫没有人发现夷陵老祖偷偷摸摸的溜进了自家宗主的寝室,但是温若寒在魏无羡踏入他的领地的一瞬间,便感应到了。

  温若寒:“……”

  即使被发现了,魏无羡也半点不心虚,拿出了自己怀里护着的一坛天子笑,晃了晃:“老温,我来找你喝酒了,开不开心?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温若寒难得的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你来这儿做什么?”

  魏无羡的表情有一点点的小委屈:“老温啊,你不能这样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不是你给我的请柬,让我来云深不知处参加座谈会的吗?这转眼间你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枉费我日思夜想,日日盼夜夜盼,终于是来到了姑苏,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温若寒被魏无羡吵得脑仁儿疼:“你给我闭嘴,我是问你大晚上的来我这干什么?”

  魏无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这不是没地方住吗?而且我还给你带了好酒,是姑苏天子笑天下闻名,来了怎么地不得尝一尝啊?你看我什么事都想着你,我对你多好啊。”

  温若寒丝毫不给魏无羡面子:“放屁!”

  魏无羡不以为忤:“注意用词啊温宗主,你可是一宗之主,怎么能说这般的粗鄙之言?”

  温若寒:“呵,你倒是做点儿好事儿,让我对你另眼相待一些。”

  魏无羡将温若寒房间里桌子上的茶杯翻过来,倒上天子笑:“你喝不喝?你不喝我一个人都喝了。”

  温若寒虽然好酒,但也没有像魏无羡这般的嗜酒如命的地步,这大半夜的,反正也没有办法继续修炼了,温若寒跟个三岁孩子一样,和魏无羡抢起了酒。

  房间里的窗户开着,温若寒喝着自己给自己倒的天子笑:“说真的,要不是我弄不死你,我早就把你弄死了,脸皮厚还烦人。”

  魏无羡无赖的冲着温若寒吐舌头:“略!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温若寒抽了抽嘴角的,真该拖出去鞭尸。

  一坛天子笑本就不多,两个人分着没一会儿就喝完了。吃饱喝足也到了后半夜。

  魏无羡:“老温,反正你也不睡觉,床给我呗。”

  温若寒:“云深不知处,还少你一间房?”

  魏无羡:“那倒是应该不少,可是你告诉人家我要来了吗?”

  温若寒:“你还把锅推给我,你也没有告诉我你要来啊,我给你请柬你回复一个不是基本礼貌吗?”

  魏无羡:“我不管,我没地方睡了,要不今晚咱俩都别想睡,要么你让我睡睡床,你自己打坐去。”

  温若寒:玛德垃圾!这种糟心的死崽子,就应该扔在云深不知处,让他多接受一下蓝家雅正的熏陶。

  夜风吹凉,但对于他们这种修真之人来说,也没什么大碍,只是大晚上的睡觉不关窗,总让温若涵感觉不太得劲儿。

  要说这魏无羡在乱葬岗上天当被地当铺,睡的也挺好,夜夜照着月光入睡。整个人活的糙的不得了,让他出去找个树头,躺一晚上也能凑合过去,偏偏要来抢他的床位。温若寒有理有据的相信,魏无羡就是过来膈应他的。

  魏无羡:有床谁睡树啊?

  原本温若寒是在房间里打坐,但是没过多久,就觉得房间里面阴气逼人。温若寒睁开眼看了一眼正睡的香甜的魏无羡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死崽子,除了他那张脸,所修炼的功法也不讨人喜欢。但温若寒不得不承认,魏无羡是一个惊世之才。得了,修炼也修炼不成,睡也睡不着,温若寒只好起身开门出去走一走。

  看着门口毕恭毕敬对他行礼的护卫,温若寒又是一阵心塞,他手下的人就没有一个能行的,夷陵老祖都溜进来了,他们居然还丝毫反应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个温宁吧,胆子是小了些,但是天赋还是不错的,如果培养培养也可堪大任,但是偏偏给魏无羡这个王八蛋给拐走了。生气!

  温若寒撤了护卫,让他们去睡觉,大晚上睡觉有人守着是他温氏宗主的特权,怎么可能给他魏无羡。

  魏无羡:天子笑是真好喝,可惜打碎了半瓶。

  蓝忘机:我一定要抓住这个不守规矩的去领罚!

  温若寒:垃圾魏无羡,我若是能打赢他,一定往死里打!

  温宁:我,我是自愿的,我没,没被拐带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