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半响,肖木说:“你确定与他们无关?”“就算有现在也无关了,邹陌擅长篡改信息,估计有关的东西都被更改或覆盖了。”莫领敲着键盘边捣鼓边说,然后将笔记本朝向肖木,撇嘴。那上边的欠款金额从一长串变成了不到五个零,对他们来说相当于不欠了。“你不能拦下?”孙迁气愤。

我的使命关于你小说精彩试读

  问得差不多,又把情况说明,近期不让他们外出以后,几人打道去了其他地方。

  刘东辉的家,五爷的儿子。

  “不好意思,他们不在家。”一个少妇的脸出现在对讲显示屏上。

  “我们找你。”莫领把头探过去,似乎有些惊讶。

  “嗯?莫领?你真的做警察了?”女人显然也是认识他的,虽是问句,但语调相当平和。

  “说来话长。”大门开了。

  这里是别墅区,带了个小园子,走了一会到门口,有人开门,女人穿着考究的睡袍揉着眼睛。

  众人不自觉望了望天,没错,还没到正午,虽说天气有些阴冷。

  “不好意思。”女人抱歉一笑请几位进去,让人去倒茶。

  “很忙?”坐在靠近门位置的莫领问。

  “唔~还好。”女人又打了个哈欠。

  “你们……”肖木不解。

  “大学同学,她叫邹陌,一起共事过。”莫领介绍。

  “别,当时只是偶尔帮你找找漏洞罢了,可不能说共事,能跟你一起做事的人还没出现吧。呵呵~”女人点起一根烟,轻轻地笑了,她的笑容从嘴角起未到眼角便结束了,有些敷衍又有些沧桑。

  她长得不能用好看不好看形容,实在也形容不了。在她身上,有一种成年女人的特有韵味,但那韵味又像是被强行催生起来的,明明很年轻的嫩脸,眉宇间又吐露着说不尽的哀愁,那身睡袍勾勒着她美好的线条,魅惑天成。

  “你还是这副懒散样子。”莫领与她对面而坐,摇头看着抽着烟都觉得十分美好的邹陌。

  “是啊,你不也还是这幅勾人相。”女人吐出烟圈,上下看他,又问:“听说你出事了,我们还没去找你你倒先来了。”

  “一点小事,你什么时候跟他结婚的?”皱眉。

  “结婚?呵呵呵~阿领,你觉得我会嫁给他?哈哈哈~”这次她捂着嘴笑了很久。

  “是吗。”莫领侧头皱眉无奈道。

  “算了,不逗你了。我昨晚帮他弄了点东西,很晚了就在这睡了,我们可是纯合作关系。”笑着把烟掐灭了。

  “你们一直在一起?”莫领抓住话头。

  “对啊,晚上九点一直到早上七点,我才刚睡了一小会儿,你知道的,做我们这行都这样。”她扭了扭腰肢伸展了一下。

  “他呢?”一直在?

  “一直在一边看着,都是他业务上的漏洞,他得告诉我具体位置,我都快成会计了,为了一点东西找了个通宵,要不是钱多我才不来。”不满。

  “那他没休息就出去了?”翘二郎腿,目光如炬。

  “我说,你别这样严肃啊,看着怪吓人的,咱俩好歹算是前合作伙伴吧。”邹陌嗔到,肖木、王忱侧目。

  “唉,我只知道刚才有人跟他打了个电话,他的神情有些不好,叫人一起出去了。”女人继续打呵欠。

  “大概是五爷那。”肖木侧头轻声对莫领说,莫领点头。

  “呵呵~”女人笑得隐晦眼角眉心都是探寻。

  “走吧。”莫领看她一眼没多说,招呼几人离开。

  女人送到门口,看着他们上车离开。

  门里,一个年轻男人慢悠悠走出来道:“多谢。”

  “呵~你们倒是把他了解地透彻。”女人直接脱下睡袍,里面是一身冬装。

  “知己知彼嘛。”男人穿着浅色居家服,笑容里总藏着阴森。

  “你们最好别搞事,否则我可没办法防备他。”邹陌接过递来的钥匙,开车走了。

  转角处,车里几人默默无语,看着皱陌的车离开。

  半响,肖木说:“你确定与他们无关?”

  “就算有现在也无关了,邹陌擅长篡改信息,估计有关的东西都被更改或覆盖了。”莫领敲着键盘边捣鼓边说,然后将笔记本朝向肖木,撇嘴。

  那上边的欠款金额从一长串变成了不到五个零,对他们来说相当于不欠了。

  “你不能拦下?”孙迁气愤。

  “有意义吗?我可以阻止她十次百次,然后呢?他们会还想一千一万种方法摆平,最后还搞得谁都不好。”他无所谓地歪了下头,继续敲。

  “那你现在做什么?”王忱问。

  “找一找有没有其他的。”舔着嘴唇,认真。

  “他们都说你很厉害,我看也不过如此吧。”孙迁嘲笑道。

  莫领抬头看他,王忱刚想出声拦一下,就听他说:“死者家的电脑被入侵过,就在不久前,那人插入了一段没有意义的视频影像。”又转屏幕让他们看。

  只见上边是一片雾白,飘飘忽忽,一晃就过去了。

  “只有半秒,总不能被吓到。”莫领皱眉道。

  “回去让李看看。”驱车离开。

  办公室现在很忙。

作者丹青妙笔,将内容打造的无懈可击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