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头儿,有人说要找你。”一个文职拿着座机进来递。“喂,哪位?”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理解,继续说:“您有什么事?”“东西?好的,那我们马上过去。”挂断电话说:“钱欢,就是赵昌里前情人的姐姐,她说她发现了一些东西,让我们过去。”众起身,王忱也跟了出去。

我的使命关于你精彩试读

  赵文博没有丝毫伤心的奇怪反应放到一边,他提供的线索与他们也差不多,但是吴晓为什么否认呢?单纯为了避嫌?这种事就算一时避开了还是会被发现吧,除非,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多余的人知道?还是那根本就是陷阱,一个针对蒋辛的陷阱?

  众人忙碌依旧,莫领沉默良久。

  为什么他在父亲去世后还能如此安然?难道父子不合的传言是真的?可就算如此,为了不落各媒体口舌也要装一下的啊,他这么精明的人不会不懂,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真的加入了那里?莫领实在想不通。

  “你们没说别的?”肖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哦?说什么?”他转动转椅,依旧翘着腿双手放到扶手上,脸上早已没了刚才的不解。

  “这次没有录音?”他抱胸站着,嘴角带着随意的笑,眼睛里却没有。

  “我也不是到哪都录音。”他低头看手机,微卷的发遮挡了肖木的视线。

  两人一站得笔直,一坐得潇洒,无言半响,其他人都装作没看到,忙碌依旧。

  “木哥,有新发现……”王忱举着一份报告进来刚说了一句话就闭嘴了,这气氛不太对啊。

  莫领歪头,笑了笑,把转椅转回去,站起身,修长的身材弯曲地恰到好处。

  肖木看向王忱,摆摆手叫众人去了会议室。

  “陶姐给的这根烟里,发现了一种新型毒品成分,会让人产生幻觉,瞳孔放大,心率加快等,最重要的是,吸食后会随着新陈代谢很快被排出体外,不会留下明显的痕迹,我们又仔细查了一下两具尸体,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王忱拿着报告说得认真,最后一句声音有些低。

  “这么说,两者的死都与吴晓有关,现在我们要查的就是动机和三人的关联性到底在哪。”肖木走过去一手托着报告单一手摸了摸王忱的后脑勺以示安慰。

  “与钱有关?”赶回来的韦钰说到。

  “是不是有什么我们没查到。”李温容翻阅着所有的案件记录。

  “消失的东西,也许就是证据。”撑着下巴坐在最后的莫领与站在最前面看文件的肖木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句话。

  众扭头,惊奇。肖木抬头看他一眼,他耸肩。

  “要查吴晓的家吗?”韦钰问。

  “你们说,这个医生与酒保有没有什么关系?”莫领在后边幽幽补充了一句。

  “嗯?查到了?”韦钰扭头问,竖起眉头。

  “没有啊,他俩根本没有直接的交集。”点着桌面。韦钰转回头,啧了一声。

  “不过,这段视频有点意思。”那是那家高档会所的监控视频,一男一女搂着进了歌厅,与一个戴帽子的男人擦肩而过,两男人互相看了一眼。

  一男一女是吴晓和蒋辛,戴帽子的看不到脸,他们有这张照片是赵文博给的,这段视频是莫领刚刚查出来的,话说那地方一定有很强的防卫体系吧?没被发现吗?

  “头儿,看视频。”孙迁气喘吁吁推门进来,举着个平板电脑。

  赵昌里的葬礼,一片严肃,还有哭声,赵英和赵文博戴着墨镜站在前边,赵英擦眼泪,赵文博扶着她。

  “尸体什么时候被拉走的?”肖木皱眉问。

  “中午你们都出去的时候。”王忱低着头呐呐说到,很自责的样子。

  “嗯?穆法医同意了?”不解。

  “师父没在,我想拦,可是他们拿出了局长的可领取签字。”依旧低头。

  “这群人有病吧,当初非说是他杀去找魏局就算了,还发疯一样不让碰尸体,好不容易查到些线索,这些人又着急火化?他妈的是不是吃饱撑的!”孙迁气急败坏骂骂咧咧。

  “据说是为了公司的正常运转,不判定死亡无法资产转移,他们不能掌握主动权。”李温容淡定地叙述。

  “头儿,有人说要找你。”一个文职拿着座机进来递。

  “喂,哪位?”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理解,继续说:“您有什么事?”

  “东西?好的,那我们马上过去。”挂断电话说:“钱欢,就是赵昌里前情人的姐姐,她说她发现了一些东西,让我们过去。”

  众起身,王忱也跟了出去。

  对了,那个把赵昌里半夜叫起来的电话,用的钱欢的身份信息却不是她打的,后来特别监听过那个电话,再没有开过机,对钱欢家和工作的地方都有检查,没有发现。所以,要么是打完电话扔了,要么真的有人冒用。

  钱欢的家。

  “就是这个。”她取来一个U盘,给了莫领,继续说到:“前几天空调通风口坏了,我自己上去看了一下,发现了这个。”

  打开,里面是一些不小手笔的记账凭证,款项出入记录详细,都是一些昂贵药品,没听说过一个建材公司还卖药物的?

  “看来这就是筹码,也真是能藏。”众人大概能猜出来,这个情妇为了自己的利益找到了这些拿来威胁他,又因为知道得太多总也是个累赘被灭了口吧?虽然也只是猜测,因为制造那场车祸的人还在监狱。

  “这是那种新型毒品的原药,用来提取的。”王忱看着其中一种药物的成分表。

  “你说,蒋辛是不是也知道了这个?”李温容说。

  “赵昌里的电脑里没有发现这类的记录。”莫领说。

  “是你没找到吧。”孙迁落井下石。

  “不可能。”笃定。众皱眉看他,他没理继续说:“那些商业机密我也看了,没有关于药物的。”

  肖木眯眼睛,你不是说那是不能看的吗?真是不能大意的家伙。

  “那你怎么确定都看完了。”韦钰是个讲理的人,问的问题也很讲理。

  莫领不说话了。他却是没办法证明,说了他们也不信。

  “还有一台电脑。”肖木说,这也是个台阶吧。另外几人都看他,怎么,你就这么相信莫领的能力?

  “可那是蒋辛的。”韦钰不死心。

文笔很好,感情细腻,实力推荐。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