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杨好作为一个老师原则在这几天完全被打破了,不过他还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昨天的一切,包括他主动牵罗焕的手,对着罗焕娇羞,承认自己是罗焕的爱人,包括和罗焕住在一间大床房里,听着罗焕洗澡的水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杨好想着分心,掏出没了电的手机,拿房间的充电器充起了电,刚开机,常年没消息的手机炸开了锅。姚陌,你是疯了吗?

别闹,我是正经穿越的小说精彩试读

  简亚卿拍完了恐怖片,硬着头皮跟康茴请了半年假,年末就是飞鹰奖的颁奖典礼,简亚卿这种无理要求,一般来说是会被康茴拉出去砍死顺便鞭尸的。

  古亦肖最近的动作太大,康茴不得不分心去处理他的问题,便挥挥手让简亚卿有多远滚多远。简亚卿得了太后亲允,直接将人带到了郊区的别墅里,就差在门上写上四个字,金屋藏娇。

  姚陌自嘲,自己还是等到这一天了,水了好几章,这个死作者终于要让自己和简亚卿走上正轨了。

  电梯里,红色的小数字跳动着,正对着的是高大的西装Alpha,将娇小的Omega压在墙壁上,撕咬着他柔嫩的嘴唇,身下人哽在喉咙里的声音引人遐想,三两声呜咽让Alpha更加卖力,密闭的空间里,就剩两人欲火纠缠的气息。

  叮~23楼,到了

  姚陌擦了擦嘴,放下手中的果盘,刚才的一幕幕还在眼前晃悠,顺便再为简亚卿的高湛吻技咂了咂嘴。

  “不错,挺不错的!结束了嘴都肿了吧!”

  简亚卿干笑着快速关了电视,又端来一盘西瓜呈上。

  “演戏演戏,为了生存嘛~我总得敬业点,不然咋赚钱呀!”

  姚陌偏头看着简亚卿,没动西瓜,笑了一声站起身走向了电视机旁的空白墙壁处,简亚卿不太明白,只是眨眼看着他。

  姚陌倚靠墙壁,曲起了一条腿,歪头露出纤细的脖颈,一个勾人微笑朝着对面的简亚卿射去,抬手对着简亚卿勾了勾手指。

  意思再明确不了。

  看着姚陌如此主动的模样,简亚卿却打起了退堂鼓,一个对你若即若离的人,突然转了180度性子,换谁谁都发怵。

  “等会!我给你看个东西!”

  姚陌目视简亚卿进了那个从没进过的房间,入住第一天,康茴就告知了自己。

  “那间房,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怎么?这是你们的碎尸房?”

  康茴习惯了姚陌的双杠模式,只是叮嘱姚陌别去,姚陌当时只顾着跟古亦肖斗智斗勇,对这个房间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的。

  简亚卿小心开了个缝,硬将自己塞进了房间,转身上锁后才长舒一口气。

  窗帘紧闭的房间里,只一盏微弱亮光的小灯,满墙满床的画像铺满了所有空隙,如果是姚陌看到了,那后果,简亚卿不敢想象。

  他从桌上堆叠的画稿里拿出一张近期的,对着画稿上打瞌睡的姚陌,笑得没了眼。

  是他的姚陌,从未变过。

  姚陌尴尬的从墙壁上起身,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简亚卿兴奋的冲进那个房间,就差身后的螺旋桨尾巴了,看样子这事儿急不得。

  叮~

  【你想找杨好。】

  陌生的短信,姚陌挑眉看着手机,脑子快进了一下那三天的相识,按下了回复。

  【不想】

  对面的人看着姚陌的短信,心头一梗,这人不按套路出牌,打乱思路了啊!!

  叮~

  【我可以帮你找到他,还可以消除他的通缉令……】

  姚陌撇了撇嘴,回都不想回了。

  【要求。】

  对面的人,终于上钩了!!!

  【简亚卿的唾液。】

  姚陌愣住了,此人来意和古亦肖如出一辙,难不成是古亦肖怕自己不下手,专门设得全套吗?

  “喂,您好,我找古医生。”

  姚陌边想边拨通了电话。

  “不好意思,古医生在做手术,等他做完……”

  “没事,谢谢。”

  挂断电话大脑开始飞速运转,除了古亦肖还有谁想研究简亚卿。

  叮~

  又一条信息【还有你的唾液。】

  姚陌皱起了眉,这人是冲他们俩来的,而且与自己也不认识。明明才穿越没多久,怎么会……

  姚陌怀疑起了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才来到这个世界的吗,姚陌开始回想自己那段从楼梯上滚下去的记忆,突然的模糊感从脑子里弥漫开来,楼梯在哪里,是在自己的家里吗,为什么整个房间的格局如此不清晰。大学生,自己真的是大学生吗,专业宿舍都记得,可是老师呢?每一科老师的面孔在自己眼里都是马赛克,根本没有细致的眼鼻唇。

  “啊!!!!”

  忍不住的头疼欲裂,让姚陌脱力跪倒在地,低吼一声想将脑子里的东西驱赶出去,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姚陌仰面躺在地毯上,眼前是天花板上刺眼的吊灯,冷白的光让人熟悉。

  姚陌伸手想去触碰那光,还未碰到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简亚卿怀抱着宝贝画稿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姚陌,他扔了画稿连忙扶起人搂在怀里。

  “姚陌!姚陌!姚陌你怎么了!姚陌!!!”

  罗焕吃完面看着狼吞虎咽的杨好,店里没什么人,乡镇小吃店,饭点时间晚,只几个老年人在喝茶。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