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彭彭回头一瞧人,脚底下没踩好一屁股坐进了水里,“哥,你别抽冷子吓我。”白季偷着发坏笑:“你这个是受惊吓体质,多吓你几次才能适应,这点小田,抛秧就可了,不用非要一颗颗的插,一看你就没干过农活。”说完白季从育好的苗里捡了几颗,好似那随手一抛就扔在了田里,最趣的是,这些抛的秧苗仍在一条均匀的直线上,堪称是强迫症救星。彭彭不解的问:“哥,这么抛的苗能活吗,是不是有点太随便了。”

从向往的生活开始接盘免费章节阅读

黄老师收了水壶,沏好了茶水。

“不着急,咱们好几个事,商量着干,首先是收拾收拾东西,晚上咱们吃他们杭州着的特色菜,叫葱包桧儿,但做这个得先搭个灶,做一个那种露天的土灶,用着也方便。”

“小季,你是当哥哥的,这活一会就你去干,何老师一会在家里收拾收拾盘子碗,至于彭彭一会你就去那稻田里看看去,试验着插两颗找找感觉,这以后都是事呢!”

白季咂了一口茶水,到靠在椅子上点了点头,本来这些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很突兀的,唯独是进了村后,反倒是让白季感到了一丝自在,虽然在他这个十项全能眼里看这住的地方天光太盛不够舒泰,田垄种的太密了不和调理,甚至就是口中这茶水,也不是那么甘甜,但总归是让他感受到了自在。

人自在了就喜欢放开自我。

“师傅,这花茶是你打北京带来的吧!”

黄垒点了点头:“怎么着,喝出北京味儿了啊!”

白季浅啄一口:“倒不是有北京味,主要是这水不太和这壶花茶,这是杭州的湖泉水本身就发甜质软味轻,不比北京井窝子里的水硬,花茶味道太浓,不太合口。”

黄老师眼珠子一亮:“嘿,你小子讲究啊!平时也没少吃茶水吧!”

白季轻轻一笑,漂亮的眼珠子打量打量茶打量打量黄老师。

“师傅,不喝了,我去搭那口土灶去了。”

白季换了衬衫拉了板车,自己找了个山垣,掏了一板车黄土,黄土是装的满满的,不过白季抬着是毫不费力,虽然没有直接武学技能,但是健体养生还是有的,满级之后效果也算是力大无穷,比常人要强上不少。

轻松愉快的把一车黄土抬回了院子,彭彭这时候才换好了水鞋人还没从院子里出去,何老师碟碗还没拿全呢,寻了块干净地方,用脚大概的丈量一下,顺着板车一推把黄土扣在了地上,这种黄泥粘稠度高,多是氧化铝质,随意很容易成器皿,在皖南地区还有用这种黄泥做食具的。

从茅草棚子底下抽两根稻草,这稻草就是土灶的筋,调和好了水土之后,用稻草围成想要的大小,然后用黄泥包裹稻草,一层一层的累加就可以了,但毕竟是十项全能出手,不能是这样简单的玩意儿,白季不仅掏好了烟洞,甚至还设了下火塘和烘柴火的凹室,最重要的排烟也做的十分机巧。

不过半个钟头,黄老师和何老师还在打点被褥行李呢,出来一看,半人高的大灶几乎成形了,虽是黄泥糊的,但纹路都抹的一平,看上去乱中有序,白季踩着劈柴墩子,手里掂量着斧头,手起刀落,嘁哩喀喳,劈开了大小各规格的柴火,把小规格的垫在炉膛底下,大块的都顺势堆上,顺着火绒一点,逐层的燃烧,很快土灶开始干硬成形起来。

黄老师看着白季搭的这大灶,原以为这孩子搭不出来呢,没想到短短半个钟头,就已经大体成形,最重要的是居然十分完美,甚至比很多教程视频中的都要成功。

“小白,你不是电视人吗。你怎么干农活这么精通?”何老师打趣的问道。

白季擦了擦额角的两点汗珠,心想:“你要是真让我演戏,咱还真可能砸锅,但干这点小活,还不是随随便便。”

黄老师也感慨,“这灶真好,这做什么不行啊!”

白季拍了拍手上的灰交代了一下“等他烤一会,结实了就差不多可以做菜了,也可以扯个塑料布在旁边放着,下雨别给浇塌了,我去看看彭彭去了。”

说完又急冲冲赶往下一站了。

黄老师和何老师相视一望:“这孩子是变了。”

白季到田里也不说话,就蹲在滩头看着撅着干活的彭彭,彭彭汗流浃背,端着苗一头一个的插着秧。

“彭彭啊!有一说一,你这个苗插的也不匀啊!哈哈。”

彭彭回头一瞧人,脚底下没踩好一屁股坐进了水里,“哥,你别抽冷子吓我。”

白季偷着发坏笑:“你这个是受惊吓体质,多吓你几次才能适应,这点小田,抛秧就可了,不用非要一颗颗的插,一看你就没干过农活。”

说完白季从育好的苗里捡了几颗,好似那随手一抛就扔在了田里,最趣的是,这些抛的秧苗仍在一条均匀的直线上,堪称是强迫症救星。

彭彭不解的问:“哥,这么抛的苗能活吗,是不是有点太随便了。”

白季看着他实诚的样子哈哈大笑:“今天就给你科普一手,抛秧不仅可以种活,而且可以提高产量,返青也快,上世纪的农民就广泛应用抛秧这种手法了,到了今天甚至有抛盘和机抛秧苗了,效率大大提高,甚至可以应用到旱田里。”

“不信你回去问问导演,我说的不权威,你总的信导演的吧。”

白季说完话拉了彭彭一把,顺手剩下的几颗秧苗简单一抛,规规整整,浮在地里,“剩下的给你留着了彭彭,到时候让何老师叫点小伙伴,你们一起插了,热闹。”

“走吧,回家吃饭。”

白季和彭彭一路走一路聊,两个人的渊源还不少,不仅是同组拍过戏,彭彭的出道戏也和这世界的白季有关,目前暂且不表。

白季拽着彭彭回到了蘑菇屋,让彭彭站在院角,白季从院子里的水龙头上接出一根馆子,对着胶鞋胶衣就是一阵冲刷,这一个屁堆摔的挺干净一个小伙子全身是泥,白季冲彭彭跑,两个人在蘑菇屋的第一天到来,就展开了一场“攻防大战”。

直到家里“大人”出面,才得了停歇,夕阳西下,黄老师正在灶上炸着油炸桧儿,两个小兄弟勾肩搭背去洗澡,何老师接着水管子清洗着葱头,画面精致又美好。

完成了第一餐第一饭,节目组连忙剪辑素材制作先导片,不仅有黄老师的美食大餐、更新组合“兄弟文章”。

先导片一发到网上,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网友们抵进疯狂。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