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今晚我要迟些时候去找你。”贺承泽一听,身子一僵,还没完全跨出门的左脚差点被门槛绊到。稳住后,逃也似的加快步伐跑了。他有预感,今晚的训练,会不简单。后来事实证明,男人的预感,有时候也是很准的。“你们都先退下吧。”贺承泽离开后,南蔓菁将下人们也都遣了出去,等房中只剩自己和贺南意后,马上换上一脸八卦的表情道:

独属之你是我的铠甲精彩章节

  白天贺南意和蔺祁修在街上逛了大下午,直到卯时才分别回府。早已准备好晚膳等着了的南蔓菁见贺南意回来了,赶紧拉着她入座,早已在桌边坐好的贺承泽在贺南意进入视线的那一刻,便一直盯着她看,吃饭也盯着,吃完饭后喝着茶继续盯着。贺南意也不在意,就这么任由他看着,照吃饭,照和南蔓菁说话,照喝茶,但就是不理会他的注视。最后贺承泽自己先忍不住了。

  “姐,你没什么话要说的吗?”

  贺南意放下茶盏,不解地望向贺承泽问道:

  “什么话?”

  “你今天去哪了?见谁了?干什么了?”

  “你猜啊。”

  “嚯!”贺承泽头微转无语地叹出一口气,继而马上回望向贺南意,一脸恨铁不成功的表情道:

  “你是不是去找楚王了!”

  贺南意端起茶盏,吹了吹浮着的茶叶,呷了一口,才点头道:

  “是啊。”

  “你还教训了十一皇子!”

  “嗯哼,怎么了吗?”

  看着贺南意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贺承泽转头看向南蔓菁道:

  “娘亲你管管姐姐,这赐婚的圣旨都还没正式宣读呢!就自己往外说和楚王有婚约了!这才回府第二天她就往楚王府跑!还在外人面前说自己已经认定楚王了,还帮着楚王教训了十一皇子!现在人家指不定要怎么编排姐姐如何恨嫁倒贴了呢!”

  南蔓菁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在那气愤的儿子,不由觉得有些好笑,甚至笑出了声,贺承泽听见自己母亲的轻笑,一脸问号脸地看向南蔓菁。

  “娘亲!!!你笑什么啊!!!”

  “咳咳,你姐她做事自有她的道理,你就别操心了。”

  “我姐姐都要被人拐跑了,我能不急吗!”

  “你姐姐迟早是要嫁人的,与其嫁给不喜欢的,嫁给有所心悦的楚王难道不好吗。”见贺承泽如此,南蔓菁无奈地笑道。

  “……现在的楚王哪里配得上姐姐!”

  “承泽啊,配不配的上,不是你,或者娘亲说了算,是你姐姐说了算。”

  “……”

  “反正我不管,我是不会认可楚王的。”

  说完,贺承泽便气呼呼地起身离去,贺南意在他跨出门的瞬间悠悠道:

  “今晚我要迟些时候去找你。”

  贺承泽一听,身子一僵,还没完全跨出门的左脚差点被门槛绊到。稳住后,逃也似的加快步伐跑了。他有预感,今晚的训练,会不简单。后来事实证明,男人的预感,有时候也是很准的。

  “你们都先退下吧。”

  贺承泽离开后,南蔓菁将下人们也都遣了出去,等房中只剩自己和贺南意后,马上换上一脸八卦的表情道:

  “今日见楚王,可有看出什么来?”

  “他的情况,不像是装的,除非他是一个隐藏高手,连眼神都可以完美地演出来。不过我今日的行为,不管他是真的,还是装的,日后对我都会多几分信任。”

  “你今天都做什么了?”

  贺南意灿然一笑,道:

  “带他去报仇雪恨,教训了十一皇子一顿。”

  “哼哼。”南蔓菁了然地哼笑两声,“能成功教训到十一皇子,看来是借了望归阁和鬼医两个噱头啊。”

  “这两个噱头可真好用,这种耀武扬威的感觉,啧,真是太棒了~”

  南蔓菁:……

  此时,另一边的楚王府——

  子时,蔺祁修坐在书桌前,手上拿着下午和贺南意逛街时,贺南意买来送给自己的女娃娃小木偶,神色清冷,眼神带着几分深思,周身气场不怒自威,哪有半点白天7岁孩童的天真浪漫。

  “严正,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回王爷,依属下之见,贺大小姐是真心待王爷的。”

  闻言,蔺祁修用大拇指轻抚了下小木偶的脸,脑海里闪现出贺南意将木偶送给自己时的满面笑颜,眼色不由深了几分。

  蔺祁修的确是受伤了,但外面说的,并不是全部,他不是心智停留在7岁,而是身体里那个7岁的自己,一改往年只在母妃忌日那天出来的情况,开始长时间占据自己的身体。

  原本,这个7岁的自己只会在母妃忌日那天出现,忌日当天子时一到,就会消失。自己是知道7岁自己的所有记忆,可是7岁自己虽然知道他的存在,但是对于他的事并不是很清楚。所以蔺祁修一直觉得,这是母妃为了让自己在她忌日这天,避免过度难过,而送给他的礼物。

  但是蔺祁修头部受伤后,小蔺祁修开始长时间出现,而自己只有到子时才出现,若自己一夜不眠,就会一直存在,一旦睡着,自己又会被再次取代,直到下一个子时。若自己正常入睡,卯时一过,小蔺祁修也会再次出现。

  于是蔺祁修就借这这个7岁的自己,布了一个局,让外面所有人都以为他受伤导致心智停留在7岁,迷惑他人,并下令让自己的属下都配合7岁的自己。

  但是这次出来的7岁的自己,不像之前那样记得他自己经历过的所有事,只记得母妃过世前的那些记忆,甚至连他的存在也不记得了,也就更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存在了,所以这个小蔺祁修是真的以为,他自己是因为受伤才没了十年之间发生的所有事。

  以前虽然知道小蔺祁修的大部分记忆,但是并不会很清楚知道所有细节,更没有什么情感共鸣,所以现在蔺祁修发现,自己第一次如此清晰完整地接收到7岁自己传来的记忆时,他是非常震惊的,这是他受伤三个多月来,第一次这么清晰地、细节化地知道自己白天发生的所有事,甚至事件里的那些情绪,也完完整整地感受到了,这让他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也让他有些不安。

  现在的自己不是7岁的孩童,他自然知道,白天里小蔺祁修的那些情绪变化,是对贺南意有了男女之间的好感。

  师父说过,身体里的两个自己现在之所以能和平共处,是因为小蔺祁修忘了他这个大蔺祁修存在的记忆,忘了他自己只在婉贵人忌日那天出现,所以没有想过要完全占据这个肉身。但是,若有一天,小蔺祁修重新记起了他这个大蔺祁修的存在,且对这个世界有了牵挂或执念,那必定不会像之前那般,只在忌日那天出现,而会跟他抢夺肉身,到时候,他和小蔺祁修,必然有一个要消失。

  所以师父一直在到处找办法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他也在尽量避免让小蔺祁修接触可能会产生牵挂或执念的人和事。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