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描述

转眼已是夏休的第三日,学院规定学生离校的最后期限,还在学院里逗留的学生已所剩无几。藤泽家的车抵达时,我早已在公寓楼下等候多时。只见一台黑色的林肯缓缓驶来,车身上印着三叶葵纹的纹样。从驾驶座走下一个着黑色和服的年轻男人,同色羽织上亦印着三叶葵的纹样,看来是藤泽家的家徽。他走过来,弯着腰,长串的敬语从他嘴中吐出。他说着京都话:“请问,您是苏苏先生吗?”

藤泽先生精彩章节

上羽薰的建议很有帮助,我终于定下了学期末作品的布料。

几日后,我再次前往上羽屋,上羽薰不在,接待我的是沙绘子。

沙绘子按我的要求利索地将布裁好,付账的时候却坚决不肯收钱。推阻了几次,她面露难色,哀求我:“拜托啦,苏小姐,这是我们老板娘的吩咐,要是我没有做到我会很难办的。”

我见她坚持,无奈的说:“那我改日再来拜访。”

她松了一口气,将我送出门。

我怀着不安的心情离开,计划着忙完期末考就来上门拜访这位老板娘。

万事俱备,我花了几天时间完成了作品,成品效果令我十分满意。不再焦虑的我恢复斗志,接下来的笔试考试,每科都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期末考之后是为期近两个月的夏休,这意味着学院将不再提供住宿,在我为之烦恼的时候,意外的接到了学生中心川岛小姐的电话。

距离上次的事情之后,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联系。

她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学院校董家中的某位上中学的小姐需要一名中文教师,负责在夏休期间的工作日给这位小姐教习中文,周末可自由支配。考虑到这位校董家地址特殊,甚至还提供住宿,收入相当的可观。

“你看怎么样?对方说一定要来自妮尔市的学生,我马上就想到了你。”

“为什么是妮尔市?”我有些警觉。

“啊,是这样的。”川岛小姐说,“这位小姐的母亲曾在妮尔市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对妮尔市有种特殊的感情。”

这种年头,只有这些有钱人才谈得起的特殊感情么。

然而,这么好的条件我根本没有拒绝的必要,立即答应了。

末了,我忍不住问了句:“川岛小姐,请问这位校董是?”

“是知念财团的藤泽家族。”她回答我。

我很庆幸我并没有拒绝她。

——————————

我将行李整理妥当,先去拜访了上羽薰。

京都的夏季燥热无比,那天却下了一场大雨,下午雨停了,天气凉爽不少,我带上雨伞出门了。

我原本打算像柳生一样带上龟屋清永的清净欢喜团,却被告知这家店的清净欢喜团只在每个月的八号到十号制作,我吃了一惊,上回和柳生一同拜访是在月底的时候,柳生却仍然买到了,看来柳生一定是极为要好的常客了。

我和柳生通了电话,打听上羽薰有没有其他喜欢的甜点。柳生告诉我,要排队才能买到的甘春堂的年轮蛋糕亦是上羽薰的心头好。

最终,我排了一个半小时队买到了年轮蛋糕。

见我提着甘春堂的纸袋上门拜访,上羽薰很是惊讶,怔忪了片刻。然后,她接过纸袋,道着谢,感激的说:“排了很久队吧?辛苦你了。”

我见她披着羽织,手上提着包,问:“是要出门吗?”

她点点头,拿起门口的雨伞,亲昵的拉着我的手:“来得正好呢,来,陪我走走吧。”

我们沿着鸭川缓慢行走。上羽薰今天穿着蓝绿色和服,上头用上好的针脚绣着细密的蝴蝶兰,自脚边攀沿向上,行走间迎风盛开着。

我踌躇再三,说:“老板娘,上次真是太感谢了,这是布料的费用。”我从包中拿出装钱的信封,正要递给她,却被她按住手,她停下来,徐徐说:“不用了。”

“不行。”我坚持,“这是我应该付的。”

她挑眉,细长的双眼含着笑:“不是有年轮蛋糕么?足够了。”她拢着身上的羽织,看向脚下的鸭川,像是陷入某段回忆,梦呓般轻声说,“我已经很多年没收到别人排队买的年轮蛋糕了。”

我看着她的侧脸,没有出声。只片刻,她从回忆中抽离,朝我露出笑容:“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多过来陪陪我吧。”她神色寂寥,“我们家的店,太冷清了,最近千穗也不来了呢。”

我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但我点头:“我会的,老板娘。”

“薰姐。”她看着我,嘴角噙着笑,语气亲切,“叫我薰姐就可以了。”

“薰姐。”

她握着我的手,很开怀的样子:“这就对了。”

随后,我们去了商店街,买了年糕丸子和清茶,坐在路边长椅上享用。

“说来已经进入夏休了吧,你可有什么安排?”

“学院推荐我给一名中学生教中文。”

“苏苏真努力呢。”她喝了口清茶,“上哪里教?哪家的孩子?我要是认识也说不定呢。”

“清和山那边,姓藤泽的。”我吃着年糕丸子,佯装不经意的回答她,“薰姐你知道吗?”

“清和山那边只有一户藤泽哦。”上羽薰语气中出乎意料的意味深长,“以前住着那个有名的知念家族,现在却被亲家藤泽家族霸占了,整个清和山都是藤泽家的天下了呢。一定会死不瞑目吧,知念那个家伙。”

“是吗?我也只是过去教书而已,并不知道这些。”我表现得毫不在意,“薰姐说的是该不会是知念淑希吧?难道你和上一代很熟?”

“怎么可能。”她咬下最后一颗年糕丸子,“我啊,完全不熟悉呢。不过是听人说的多了而已。”末了,她侧过头,朝我挑眉,“怎么样,很好吃吧?公生家的年糕丸子最好吃了!”

这家的年糕丸子的确是美味。

然而,我更在意的是,提起知念时,上羽薰所展露的神情根本不像在提起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那神情里是眷恋的,遗憾的,心痛的。是我很久之后才能明白,所感同身受的,提起某个人时才会有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

去清和山的这天正是周日,上午,藤泽家派车过来接我。

转眼已是夏休的第三日,学院规定学生离校的最后期限,还在学院里逗留的学生已所剩无几。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