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楚传(冻剑留痕写的小说)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0-01-15

只有天知道,你对我多重要,盛夏光年遇见你,是我最美的幸运。青春言情小说大楚传感受青春刺爱,盛夏光年。在那些消逝的日子里,一切的一切都值得,哪怕分离。小编力推作品,喜欢的朋友在本站下载大楚传即可免费阅读。

生作大楚皇子,愿当盛世闲王。可惜兄不贤、弟不明,外有强敌内有忧患,无奈,做帝王而已!PS:本小说文言

大楚传精彩章节阅读

大楚,姬氏陈姓后。

乾元十六年九月十九日,于陈都丹阳汴宫,大楚皇帝陈元建早朝后归养心殿暂为休息。

此大楚皇帝陈元建,二十六年即位,至今已十六年,于内劝民、轻徭薄赋,于外发兵灭宋,辟土,以为一位有道明。

陈元建非一野心之在天子,其已足自谓宗社所作之功,不想着并四邻之,一统天下。

今者之,但念出一位出色之袭人,将祖宗遗业传下。

然,何以从诸位皇子中选择一位为皇嗣,而为之目前最苦之烦心。

自古以来,皇子夺嫡致骨肉、乱宫,屡见不鲜,虽陈元建不愿己之诸子亦以位而乖离、寻戈,但事实上之不明,此事之虽为大楚天不绝。

他本欲再拖二年,而十余年之勤旅,已令其劳心劳之大楚天子年仅四旬便已鬓斑白,其益之形状尤为时而戒之,须于今身体尚康泰之下选一位合之皇嗣,绝其诸子之念,否则必生事端。

然果何择一位,曰实则陈元建亦自难断。

“童宪。”天子召道。

童宪为大楚天侧侍者,初陈元建尚东宫之时,则已伺候在旁童宪,今陈元建已为大楚天子,童宪者亦水涨船高,坐内侍监两名监正分之位,可谓目中如高、权最大者两大监一。

“老奴在。”身侧则固躬之童宪弯矣伏,低声回道。

大楚天子沉吟了片,问之曰:“汝以朕日后在何位皇子比较稳妥?”

童宪两道白眉不振之为振,虽其为侍陈元建仆十年之,且陈元建亦信之,但事关皇储之问,虽不敢妄为童宪,堆着满面皱纹难地曰:“”陛下,储之事事关重,陛下可与后议,亦可与议……老奴缺之人,岂可妄言天家之事?”

陈元建皱了眉,看了眼童宪不耐地曰:“朕叫汝曰,汝言无罪!”

童宪不由有难,虽大楚天子赦之言无罪,而其言之不便及,毕竟皇储之事甚,不及诸子,亦及后宫之娘娘者,一不小心失言,必得有力。

思,童宪笑曰:“老奴觉,陛下既以皇长子扶为太子,想是属殿下之。”

其言甚明,纯是以太子为了灯,言众所白之事,亦不以此罪谁。

然大楚天子不快。

而无复难童宪,究之亦得,童宪越为侍者,在储其事上则益讳莫如深,终无安在,言储选皆为忌。

“童宪,传朕谕。,于明日早朝前召诸皇子至养心殿中,朕将亲试几位皇子之学,观其此日之功?。令宫学中其位为讲师之大学士旁陪。”

“遵陛下口谕。”

次日,天且蒙黑,陈元建膝下九位皇子遂奉旨于文德殿集,而审是数一数,而得至止八人,尚少一人。

然陈元建似非觉,正欲颁题。

见此,童宪急躬身在天子前告道:“陛下慢,又有一位殿下未出。”

陈元建闻心愕然,眯目谛是数一数内者,果见有八名皇子临。

然其时半会而不能少了哪个皇儿,但知见之注之五名皇子皆有会。此五子分为皇长子『太子』太礼、次子『雍王』太誉、三子『襄王』太璟、四子『燕王』太阳,及皇五子『庆王』太信。

此五名皇子最长者有五,最少者亦已十一。除太子太礼外,皆已出阁辟府,尊封王位,是大魏天子心中颇属之储选。

而余之子,则今未出阁辟府之。或为陈元建惜,如皇六子太昭,其子善诗词歌赋、艺,有陈元建嬖;或是年未出阁辟府之年,如皇七子太殷、皇八子太润、及皇九子太宣。

亦正以三皇子尚幼小者,陈元建并无以备储者名中,故亦不安而注。

“何皇儿未出?”陈元建蹙额曰。

“乃皇八子太润。”。”掌此场皇试之大太监童宪低声谢道:“老奴已遣人催促矣,信八殿下即当至矣。”。”

陈元建又皱了皱眉。

皇八子陈太润,是第八子,今年方十四岁。

早陈元建乃闻此子顽不,贪玩好、不好学,致为宫学教之大学士至于私怨。

然以此子年少,且无世干,不在储贰名内,乃陈元建前亦不甚注。

不意今日此子曾试皆皇后,是以陈元建怒。

大楚王默然坐回龙椅,色甚不好看。

是使旁观试之诸大学士顾,彼亦不敢多言。

已就之诸位皇子则一事不关己之色,有默之,有欲观者,独最幼者皇九子太宣满忧之色。

诸皇子中,其宣与太润交最密,且大宣之母沈妃为太润其母生前之异姓好姊妹,且亦太润之母。

故,虽异母,然太润与太宣则饮一乳哺长之娘之。虽今其年渐大矣,已出了沈妃的寝殿,然依旧好。

大约过了香一炷之功,千宫郎卫领着一位年少之子入到养心殿,只见此子生得眉目、堂堂,虽幼而颇俊秀。憾之,不知此子不是刚睡醒,举止间携小惰困意,目远及诸位皇子那般炯炯。

视皇八子陈太润此幅色,大楚王即知,此子必为殿郎卫从被窝里拖起来也,然设着殿内诸位大学士在,其亦不将此事拆穿,乃切嗔了一眼陈太润,顾其人席。

见诸皇子至齐,陈元建乃颁矣此皇试之题。

凡两道题,初试才题,求九名皇子以人志操笔成,参诗作文,词不限;第二题,则试皇子之道之学,求诸皇子作一篇富论,可析今大楚之故议,亦可论朝廷之所行者政之利病、并量加人之说,总而言之,苟能强大楚国之,皆可作出。

颁完题后,陈元建即起赴朝矣,留殿内之大学士视其子。

盖一时许,早朝毕,陈元建又带大太监童宪还养心殿中,欲验诸位皇子在这一个时辰内之功。

此时九名皇子皆已作了文,停了笔,坐于案后候著其父来阅验。

陈元建初为善,可随其目光扫过一殿,其面之笑而僵住矣。

此非也,明九位皇儿,岂少一个?

张目审是数一数,陈元建见之果则有八名子,有一不知何往,细追忆之,陈元建见此子竟是向后之皇八子陈太润!

“太润??”赵元偲曰。

言刚落,皇次子『雍王』太誉坐在席中笑曰:“回左言,太润之去。”

“归矣?”

“以为……太润言其未睡时即为郎卫辈数强拉起,不得不至养心殿来会皇试,既写毕矣,则归续补。”

“此逆子……”楚王大悦嘀咕矣一,摆着诸大学士见之不善作,忍怒强曰:“哦!我此八皇儿是在心兮!……谁取之书也念。”

诸学士顾,竟无一人出去念八皇子太润所作之诗文,想诸位都是明此皇子殿下之才学之,至于无一人自去念之笔,不念出忤天子,牵引至此。

见此,陈元建手一指皇九子太宣:“太宣,汝念。”

“以为....。”

虽是同一娘养之,然尚一岁之皇九子太宣而先兄太润更具皇子之仪,但见徐起来,朝着皇父一拜后,至兄太润之案旁,取案上纸视。

这一看不打紧,幼者太宣顿皱紧了眉。

“念兮!”陈元建满地催道。

然而,太宣犹踌躇不敢说。

见此,大童宪顿心明了监,想是皇八子太润文笔之可,使皇九子太宣念兄弟之情,难言。

是故,其轻于陈元建曰:“”陛下,近日风大,九殿下年尚冲幼,或染其风,咽喉有恙,不如易老奴身后之内监去念!。”

“恩。”陈元建扫了一眼赵弘宣,亦觉之异。

在大太监童宪之目下,一名小太监躬着腰趋至陈太宣左右,自此笑不已之九殿下手受了卷,大声念之:“报晨之鸡未啼,君召诸儿殿养心。一问才识,二问朝评。兄读书万卷,吾弟载笔有神。奈臣腹中,抓耳挠腮文难成。……”

陈元建听微微一笑,工诗者之固知陈太润此诗之制非诗,但不知何以而知朗朗上口,尤为那句『奈何臣胸中空、抓耳挠腮文难成』,形似地写出陈太润适坐殿中看他兄弟操笔、而自苦难成之窘。

『虽体怪,然亦为得哉,何太宣不敢念?』

陈元建心闷。

而是时,其小太监仍在继续念。

“……世人皆曰子好,岂知皇子亦当。庶子不起吾已起,庶子睡吾未睡之。……”

『……』

而有容陈元建。皇八子大润之怪诗虽辞直,而为之子者难,尤为那句『庶子不起吾已起,庶子已睡吾未睡』,生在帝王家之皇子,何一非少受严之宫学教,无自由也?

且此言用于身为大楚天子之陈元建身上亦颇宜。

陈元建十六年,勤于国政,那一日不寐甚于官、起得比官早晚?虽是人中,又有各如其人?

故云,皇子难当,天子更难,而当一贤君,那更是难上加难!

此一句,直书之陈元建者也。

而是时,则名小太监正而后句。

“遂吾志不在此……唯……遂吾志不在此……唯……”

“念兮!。”一面陈元建闷地催道,心曰此非书之善者乎,何不念矣?

在大楚天子之几番催下,则名小太监出地面红耳赤,忽然,他咬了切,将最后一句念矣。

“……遂吾志不在此,嘻,随就罢!”

此言一出,满殿寂寂。

而大楚天子更是蠢若木鸡。

“哈……哈?随他去?随他……去来兮?”。”

忽然回过神来,陈元建气得目之睛圆,其卒明,何太迟迟不敢念此首宣怪诗。

“肆!”

天子震怒,养心殿众皆惊拜伏,惶恐不自安。

小编点大楚传小说

大楚传是一本由冻剑留痕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在线阅读入口 >>  点击阅读

APP阅读入口 >> 点击阅读

上一篇: 秦香(竹壳儿写的小说) 下一篇: 疫年生命大事记(文杰007写的小说)